还来不及和栗樱分享今天跌宕起伏的心情就要搬走,简薇顿时有些惆怅。

    边收拾行李,她边给栗樱拍了张结婚证的照片发了过去,刚发送她就收到栗樱的‘膜拜富婆.jpg’的表情图。

    栗子:【何太太好,求抱大腿。】

    简薇蓦地瞧见‘太太’两个字,又不合时宜的响起车上的一幕,她心情有些微妙,感觉自己以后都不能再直视‘太’这个字。

    栗子:【老板娘,以后我迟到早退可以帮我吹吹枕边风吗?】

    明知道好友在调侃自己,简薇还是笑着回了句:【妥!涨工资安排上。】

    不出所料,栗樱又发了好几张‘抱大腿’的表情图。

    简薇失笑,把行李箱合上后直接发了语音,【老板娘身不由己,老板让我三更搬家,你敢留我到五更吗?】

    栗樱反应过来了,语气有些燥:【他不是吧?这么迫不及待就要同居?】

    简薇:【可能是因为何家那边吧,不管了,反正我已经融入了角色,信手拈来。】

    两人又闲聊了两句,简薇看了眼时间,说:【房子的事你先帮我找着人,有合适的金|主通知我。】

    她匆匆关掉微信,拉着行李下楼。

    刚出了单元楼,简薇包里的手机便传来一阵震动加铃声,她拿出来看了眼,看到备注时愣了愣。

    舅妈林双茹的大嗓门从手机里传出来,一声声责备,简薇越听脸色越沉,她推着行李箱脚步放缓,听着那端不善的口气,好脾气的也不出声反驳。

    足足十分钟左右,直到简薇小步走到了那辆劳斯莱斯的车旁,电话里的林双茹还在抱怨,最后,在电话里问:“你说,这老太太该怎么整?我对她反正问心无愧,现在她和我闹是要怎样?”

    简薇背对着车身,张了张嘴,好言哄着:“舅妈,我外婆现在年纪大是有些糊涂,您多担待些。”

    “还要我怎么担待?我是伺候不了了。”林双茹话里有话:“你不过一年来看个几次,左右不在身边守着,不伺候是体会不到我的难处。”

    林双茹抱怨:“我好吃好喝伺候着,老太太也不念我的好,我是看明白了,她是处处惦记你,知道你爸没了,这几天一直念叨着你,担心你。”

    简薇眼眶忽然一热,她轻声说:“前两天我和她打电话报过平安。”

    “有啥用呢?她见不到人不放心呐。”

    如果简薇再听不懂这话的意思就真的傻了,她握着手机,垂眼心事重重的踢着脚下的石子。

    身影落寞又孤单。

    不知何时太阳已经悄悄爬出重重云层,阳光倾泻而下,在地面上映出两道修长的身影。

    简薇看着旁边的影子愣了下,扭头看过去。

    何尽站在她身边,正一瞬不瞬看着她。

    她滞了几秒,电话里又响起林双茹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口吻,她下意识捂住了话筒,看了何尽一眼,向那头的人说好话,“您别和她一般计较,我现在就坐车过去,到时候我来和她讲。”

    似满意了她的回答,林双茹没再揪着不放,应了两句就径自挂断了电话。

    简薇拿着手机幽幽叹了口气。

    她有些无奈的看向何尽,示意了下手机,“你也听到了,今天恐怕搬不成了。”

    “要去哪里?”

    “坪坝县。”她说:“我舅舅家。”

    何尽‘嗯’了一声,也没深究刚才那通电话,只看着她问:“送你过去?”

    “不用,有公交车直达,很方便。”她不是很想让别人知道她结婚的事情,尤其是舅舅一家。

    何尽也没勉强,“那送你去公交站。”

    简薇没什么好拒绝的,接受了他的好意。

    下车时,他亲自把行李箱从后备箱提出来,交给她时叮嘱:“到了打电话。”

    说完,他顿了一下,似想起什么,又说:“我电话你记一下。”

    简薇下意识就回了一句:“我有你微信。”

    她觉得微信同样可以联系。

    然而,等看到男人审视她的目光时才发现说错了话,连忙掏出自己的手机,边解锁边说:“你说。”

    何尽不经意间扫了眼她当做屏保的某顶流男星,压了下唇线,报出一串数字。

    简薇回拨过去,听到“滴-滴”的声音后挂断了电话,扬起小脸,“好了。”

    “嗯,有事给我打电话。”

    那一刻,她忽然觉得心头暖洋洋的,一种久违的感觉油然而生。

    何尽陪她在公交站牌等车,两人无论颜值或者气质毫无疑问是两道美丽的风景线,往那一站,不知不觉吸引了人们的眼球。

    简薇被人盯得浑身不自在,她小声和何尽说:“你不用陪我等,先回去吧。”

    那辆招摇的车就停在前面,再加上他这斐然的气质,她有些招架不住。

    况且,她能感觉出来,这男人从站到这里脸色都没好过,明明和这里格格不入,还强迫自己融入。

    也是为难他了。

    何尽薄唇抿得紧紧的,望了眼正姗姗来迟的那路公交,开口说了第一句话:“车来了。”

    他沉着脸,声音也低沉,明显是不悦,但简薇却没忍住抿唇笑了。

    她忍着,控制着自己的表情,但眼底的笑意不言而喻。

    等她上车,公交车缓缓驶出,何尽才转身离开。

    司机替他打开车门,毕恭毕敬的说:“何总,刚才夫人来电话问几时到。”

    何尽沉默,扫了眼崭新的红本,吩咐:“回东湖。”

    东湖别墅区是私人高端住宅,何尽还在伦敦的时候就已开盘,开发商正好和他认识,为了省去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他直接从内部买了一套。后来回国,除了何母过来住的时候,平时他工作忙的时候都是回睿隆附近的公寓。

    想到母亲,何尽脸上难得露出一抹柔情。

    车子在别墅庭院停下,他刚下车就看见何母从里面迎了出来,看到他孤身一人,不甘心的往车里看了看。

    何尽失笑,揽过她的肩膀,“您找什么呢?”

    “怎么就你自己?”周纪芸有些失望,“你说让我多准备双碗筷,我以为你带女孩子回来呢。”

    “就不能是男性朋友?”他搂着何母往屋里走。

    周纪云笑着摇头,“以你的性子,如果是男性朋友,在外面吃饭的可能性比较大。”

    而且她知道,这段时间他跟前出现过不少女人,但始终都没有让他点头应允的。

    周纪云暗暗叹口气,语重心长的开口:“先不管你父亲给你介绍对象的目的何在,但事关你的终身大事,如果真的有合适的姑娘,先相处一下未尝不可。”

    “毕竟他是你父亲,别让外人看了笑话。”

    何尽全程点头称好,言行举止都能看出他格外孝顺,但心里有自己的一杆秤,他说:“我有分寸,况且,我只是拿了我该得的东西。”

    “妈知道你其实对睿隆也没多大兴趣,你在伦敦有自己的事业,对睿隆,只是不想辜负你爷爷的期望。”周纪芸拍了拍他的手,“连你也看出来了,你父亲根本不是从商的那块料。”

    睿隆在他手里,只会毁掉何老太爷一辈子的心血。

    何尽不想就此多谈,他看了眼餐厅,转移话题,“中午做的什么菜?”

    “你还说,我和你陈婶兴冲冲的准备了不少菜,结果,全扑空了。”

    别墅里没请太多人,何尽只找了陈婶夫妻,人也老实忠厚。

    他笑,看到何母一脸失望,哄道:“放心,不会让您等太久。”

    周纪芸眼睛一亮,“这是有喜欢的女孩了?”

    何尽沉默,几秒后,一本正经的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我努力。”

    何母眼底的光顿时灭了,又想到他今天要带回来的朋友,忍不住问了句:“那今天你要带回来的人呢?”

    他想了想,回:“临时有点急事。”

    至于领证的事情,他选择先隐瞒,毕竟人没带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况且,以母亲的性格,定是要问一些关于她的事情,他对她完全不了解,说多错多,自寻烦恼。

    想到这里,何尽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心里估算着时间。

    “着急走吗?菜都做好了。”周纪芸看他看时间以为他工作忙。

    何尽笑笑,“不走,今儿中午陪您吃饭。”

    何母芸是土生土长的北京姑娘,何尽打小跟着母亲在皇城根下生活,跑京片子更是张口就来,一口地地道道的音调很好听。

    周纪芸听到这话笑了,兴致勃勃的去厨房帮忙。

    何尽漫不经心的划着手机,他今天上午把手机设置成了静音,所以,看到安安静静躺在他消息列表的未读微信时倒没有那么意外,他点开,看到一句简单到几乎敷衍的话。

    【已到。】

    他神色不明的睨着这两字,仿佛要数清楚一共有几笔画。

    过了片刻,动手回:【嗯。】

    他此刻颇有几分闲情逸致,还真的就默算了一下。

    确实,他一个字都要比她那两个字的笔画要多。

    又够敷衍他的。

    如果不是他要求,可能,她大概连这两个字都不会发。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笔趣阁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https://www.bqg360.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