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一离开,文心阁的气氛变得松泛许多。

    秦太后与魏洛灵和许姣月又说了会子话,便让她们自个儿去玩。

    贵女们三五成群的聊着,也不知是谁开了个头,突然就聊起宋清盈来。

    “方才陛下身后跟着的那貌美宫女,好像是前朝的永乐公主吧?”

    现场贵女大都历经了两朝,也都见过那个曾经最高贵的小公主。何况宋清盈眉心那点朱砂痣,只要见过的人,就不可能忘记。

    “可不就是她,先前听说三公主和四公主给人当了妾,而她去了掖庭。只是不知怎么跑到陛下身边来了……”

    “人家手段高呗。这样的场合陛下都将她带来了,看来陛下待她还真是不一般。”

    “近水楼台先得月,咱们跟陛下连句话都说不上,想献点殷勤陛下也不睬,可这宋清盈指不定已经近身服侍了呢。”

    落草的凤凰不如鸡,自是人人可踩,人人能笑。

    安宁侯府的林诗雨一直都是魏洛灵的小跟班,眼见魏洛灵连带着被暗讽,连忙凑上前去讨好,“魏姐姐,你都被太后招上去说话了,可见太后是极中意你的。”

    魏洛灵瞥了她一眼,笑容敷衍,“又不是独我一人,那许姣月不也去了。”

    林诗雨道,“那许姣月哪里能与你比,我在下头看得清楚,太后明显往你这边瞧得更久。”

    这话倒是安慰了魏洛灵,她神色稍霁,但听到那些人窃窃私语说起宋清盈,眉头还是皱着的,小声咕哝道,“她个亡国之奴,也不知道消停点。”

    魏国公府是在新帝攻入京城时,最早投降的那一批世家权贵的代表。

    于公于私,魏洛灵及其他世家贵女,都极其不愿见到宋清盈伺候皇帝——万一宋清盈得势了,难保不会肆意报复他们这些“不忠”的旧臣。

    前朝皇族,就该死得干干净净才好。

    林诗雨捕捉到魏洛灵眸中的冷意,心念微动,细声道,“那宋清盈算个什么东西,就算陛下收用了,也不过当个玩意儿罢了。等姐姐你入宫了,要对付她,岂不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轻松?”

    魏洛灵想想也是,伸手抚了下鬓间的珠翠,幽幽看向对面的许姣月。

    那个宋清盈尚且不足为患,这个许姣月才是她当前最大的敌手。

    台下贵女们心思各异,上座的霍蓉儿凑到秦太后身旁,窃窃说着小话,“这些贵女长得虽然好看,却无趣的很。”

    秦太后含笑道,“那你去找那些新贵家的女儿们玩去,从前你们不玩的挺好么。”

    霍蓉儿托着腮帮子,拿了枚果子往嘴里塞,“从前是从前,现在她们一个个进了京城,都热衷效仿那些名门淑女的模样,也都变得没意思了。”

    “这个无趣,那个没意思的,看来真该像你皇兄说的那样,给你找门婚事了。”

    “啊!”霍蓉儿一下子蹦了起来,“别,我才不要呢!”

    秦太后挑眉,“为何?”

    霍蓉儿眼波微动,脑中不自觉浮现一抹修长的青色身影,想到那人温柔儒雅的含笑模样,她脸颊一阵发烫,嘴上却硬着,“就是不要嘛。”

    知女莫如母,秦太后一看霍蓉儿这羞怯的模样,眯起眼,“难道你有心仪之人了?”

    霍蓉儿一怔,难道这种惦念一个人的感觉,便是喜欢么?

    可是,她都不知道那人姓谁名谁,是什么身份。

    定了定心神,她一把挽住秦太后的手,亲亲热热的撒着娇,“我还小呢,哪有心仪之人。再说了,皇兄还未成亲,我这个妹子急什么,母后您还是先给我找个嫂嫂吧。”

    “今日一圈瞧下来,我心头最中意的便是魏家的和许家的,若能都娶进来,一个封皇后,一个封贵妃,便再好不过了。”

    秦太后心里盘算的好,可一想到霍致峥那冷淡的态度,眼角皱纹又深了些,“可你皇兄对她们始终一副浑不在意的模样,实在叫我心焦。”

    霍蓉儿想了想,“感情都是培养出来的,我看皇兄对那宋清盈就很重视,估计就是朝夕相对处出来的情分。”

    秦太后一听,仿佛被点醒般,再回想起自家儿子待那宋清盈的态度,的确是有些不大一样。

    “嗯,你说的有理。”

    秦太后轻轻颔首,抬眼看向阳光下的少女们,转了下手中佛珠,心头已然有了一番打算。

    ***

    “你饿吗?”

    走在半道,龙辇上的男人冷不丁问了这么一句,宋清盈还以为自己饿出幻听了。

    等她仰起脸,对上那双漆黑漂亮的眼眸,她才确定皇帝真是在跟她说话。

    咽了下口水,她选择诚实,“饿。”

    “嗯。”

    “……”

    宋清盈等了等,轿辇上的人就只“嗯”了一声,之后便没了下文。

    宋清盈:……他这是在耍她玩?

    妈嗒!给山上的熊猫留点口粮吧!

    她一边生气,一边默默背着莫生气,然后就在生气与不要生气的循环中,走到了紫宸宫。

    此时已近傍晚,夕阳西下,云霞如绮,澄丽如练。

    宋清盈寻思着先搞几块糕饼垫垫肚子,再坚持半个时辰,差不多就可以换值下班,等晚上去饭堂,她势必要吃上三碗饭——

    然而还没等她熬到下班,福宝那个胖乎乎的小团子就扑到她的腿边,滋儿哇的一通喊。

    “大姐姐,我好想你呀。”

    “大姐姐,我今日还是学得论语,我一下子就学会了,太傅还夸我了呢,我厉害吧!”

    “大姐姐……”

    宋清盈觉得脑袋被吵得胀痛,有气无力的按住这活蹦乱跳的小崽子,“你再往我身上扑,信不信我直接倒地碰瓷?”

    福宝眨着大大的眼睛,“啊?”

    宋清盈,“……算了,你先去找你叔父,我还没下值,等我晚上吃了饭,再来找你玩。”

    “那好吧。”福宝点点小脑袋,朝她挥了挥手,转身就往里殿跑去。

    可没一会儿,福宝又迈着小短腿哒哒哒的跑了出来,“大姐姐!”

    “又怎么了?”

    “我叔父说他忙,没空理我,叫你现在开始陪我,还叫你陪我一起用晚膳。”

    “……”

    扣她工资,还临时让她加班;加班就算了,还不给饭吃,现在临下班了,还要她无缝带孩子,真是恶毒他妈给恶毒开门,恶毒到家了!

    宋清盈心里狠狠骂着:敲里吗,敲里吗!

    福宝见她面目狰狞,吓得往后退了一步。忽然他想起了什么,忙从怀里拿出个沉甸甸荷包来,高高举到宋清盈跟前,“还有这个,我叔父叫我给你的。”

    宋清盈:嗯,他的良心么?

    她犹豫片刻,伸手接过,别说,拿在手上还挺沉。

    系口打开,她垂眸一看,直接表演了一个瞳孔地震——

    金子!!!

    满满一袋的金子!!!

    对金钱的热爱直接让她血压狂飙,她身子一软,往柱子上靠了靠,缓了好一会儿,又有一种强烈的不真实感。

    深吸一口气,她抓起一把冰凉凉、沉甸甸的金瓜子,要不是碍于福宝在场,她肯定要学电视剧里演的那样,放在嘴里咬一咬。

    “你叔父叫你拿这些给我做什么?”理智回笼,宋清盈不禁怀疑这是不是霍致峥在钓鱼执法。

    “叔父说,你把我照顾的很好,这是给你的赏钱。”

    “还有呢?还说了别的么?”

    福宝搔了搔后脑勺,想了想道,“好像没了诶。”

    宋清盈:难道真是她阴谋论了?如果这真是赏钱,哇,那这霍致峥还真大方啊!这么大一包金子,起码值个一百两吧,发达了发达了,半套院子到手了。

    福宝看着嘴角抑制不住上扬的宋清盈,晃了晃她的手,“大姐姐,你不是说你肚子饿了吗?走吧,我们去侧殿用膳吧。”

    “好,吃饭去。”宋清盈美滋滋捧着金子,今天因为扣工资而破碎的小心脏,瞬间被满血治愈。

    皇帝老板好啊皇帝老板妙,皇帝老板呱呱叫!

    等俩人行至侧殿,宋清盈扫了一眼摆满美味佳肴的长桌,不禁抬手揉了揉眼睛。

    桂花鸭、酥骨鱼、香螺牒肚、鲜虾肉团饼、金玉羹、蜜饯樱桃、水晶桂花糕、桂花甜酿,还有些时令果子……

    这桌菜,与今日宴会上的几乎一模一样。

    “大姐姐,你愣着做什么,快过来吃呀。”福宝乖乖坐在桌前,摆好了碗筷。

    “这些菜……”宋清盈欲言又止。

    “这些菜怎么了,大姐姐你不爱吃?”

    “不不不,我爱吃。”

    只是看着这一桌菜,她总觉得有些巧合,难道这是御膳房的今日限定?还是宴会上她盯着菜咽口水,被皇帝发现了,所以他特地准备了这一桌?

    这念头一出,宋清盈抬手拍了下额头,瞎想什么呢,他和她就单纯的老板与打工仔的关系,他干嘛要对她这么好。

    嗯,应该只是巧合。

    宋清盈早就饿的不行,现在一桌子美食摆在眼前,她也不再磨蹭。

    很快,一大一小两吃货就围着桌子大快朵颐。

    隔壁的正殿,婆娑竹影透过窗牖,霞光盈满一室,静谧中只听得翻阅奏折的沙沙声。

    福禄总管躬身走到书桌旁,“陛下,席面已经送过去了,小世子和……正在用膳呢。”

    霍致峥手中朱笔停顿一瞬,并未抬眼,只淡淡的“嗯”了一声。

    福禄见陛下在批折子,也不敢多打扰,默默退至一旁。

    也不知过了多久,霍致峥放下笔,捏了捏眉心。

    看了眼窗外浓黑的天色,他声线平静道,“准备些健胃消食的汤水给他们送去。”

    想到那女人饿直了眼的模样,他怕她一不小心撑死。

    福禄应诺,正要退下,又见皇帝倏然站起身来,“算了,朕去看看。”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笔趣阁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https://www.bqg360.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