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后,无极之渊

    “怎么,这就坚持不住了。”鸿蒙一把扯住蓦炎的衣领,目光带着些许的戏谑“当初就不该听她的,留你一命,现在倒好,我养的人居然要反过来对付我。”鸿蒙一把将蓦炎推到地上“你看看你现在连站都站不稳的样子,还想对付我,想的真是太美了。”

    “呵呵,我这条命本来就是她留下的,要我死,你还没资格。”蓦炎突然推出一掌,灰色光芒直接穿过鸿蒙的身体,打在他后面的石头上,石头肉眼可见的消失了。

    “呵,放心。”鸿蒙冷笑“我不要你的命,你的命对我来说没什么价值。”

    “我要的,只是你这个身体,正好适合我。”

    ……竹屋……

    “不,别碰他,别碰他!”

    笙川听见声音,冲进屋子里,便看见原本好好躺在床上的虞灼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做噩梦。

    “不,别碰他!”

    虞灼一下子坐起身,险些碰到笙川的头。

    “醒了。”笙川给虞灼把脉“还好,能醒过来已经是万幸,但是之后不能轻易去动零力,你的零脏会承受不了。”

    “你的意思是说,以后都不能用零术了。”

    “不,普通的零术可以,但是大型的不行。”

    “那怎么行?”

    “别胡闹,除非你不想活了。”

    “可……”

    “可是什么可是,他说的没错。”

    清和端着药走了进来“算算时间你也该醒了,这药刚刚好,喝了。”

    ……

    “对了,我躺多久了?”

    “不久,一个多月而已。”清和漫不经心的说道。

    “什,什么?”

    “那么激动干什么?”清和道“这一个月什么都没有发生,你哥也没事,他很好。”

    “不过,有些事情真的不能再拖了。”

    ……

    玖宫岭门前,那人手中出现红色元炁,元炁落入门内,门开,而后那人踏了进去,消失。

    钧天殿,正在翻古籍的天净沙身体一顿,而后缓慢将书放到身后,仿佛刚才天净沙看书的样子只是个幻象。

    “统领!”有侠岚慌慌张张的走进来,刚要说话便被天净沙制止“行了,知道了,出去吧。”

    “统领。”

    “去通知所有没有任务的太极侠岚扶桑树下集合。”

    “是。”

    ……扶桑树下……

    那人看着自己面前这棵粗大的扶桑树,抬手,轻轻抚摸树干,而他身后,从玖宫岭门口到这里的一路上,都是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侠岚。

    “原来你把力量藏在这了。”

    “蓦炎,离扶桑树远点。”

    蓦炎转身,看着后赶来的众人,灰色眸子冷冷的扫视过众人。

    “你们统领呢,他怎么没来?”蓦炎戏谑道“是不想出来见他这个学生,还是怕死呢?”

    这句话像是个导火索,惹怒了后面有些性子急的小侠岚。

    “别动。”云丹皱眉阻止道“你不是蓦炎,你到底是谁,你把他怎么了?”

    “那个小子,他现在就睡在心境里,而这个身体,现在是我的,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鸿蒙,你们那些想动手的侠岚,还是别动了,”

    鸿蒙完全不顾后面的人,直接转身,手放在扶桑树干上,接着,众人看着扶桑树开始疯狂抖动。

    “阻止他!”

    “泽兑鬼尘珠”

    “风巽千叶翔龙”

    紧接着,一大堆侠岚术朝鸿蒙发动。

    鸿蒙没回头,侧身,一只手放在扶桑树干不动,而另一只手朝众人的方向伸出,侠岚术在靠近鸿蒙的瞬间,所有人都能清晰的看到他那里平白无故多了一层灰色的结界,而那些侠岚术都挡在了那层结界的外面。

    “你们还是太弱了。”灰色结界消失,接着,维持结界的那只手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火属性元炁组成的火球。

    火球推出,众人退后。

    “这副身体真是好用啊,那团力量马上也……”鸿蒙脸上的表情突然凝固,接着,退后的众人便看见一个紫色光束突然从辗迟左背无声无息的穿了出来,最后落到云丹面前的地上,而后化为紫色光芒消失。

    “这个紫色光束,就是辗迟藏在扶桑树里的?”云丹看着一脸淡漠的天净沙,天净沙轻叹“或许吧。”

    听到消息的其他人站在最先赶来的太极侠岚身后,也清晰的看到了扶桑树前那突然的变化。

    光束出现后,扶桑树开始疯狂抖动,紧接着,众人便看见原本还站在扶桑树前的鸿蒙突然倒飞而出,狠狠地摔到了地上。

    “不,你骗我。”

    心境,鸿蒙看着盘膝坐在地上的辗迟道“你这个……”

    “我什么?”辗迟抬头,一双暗琥珀色眸子幽深,望着鸿蒙,但却是一脸无辜。

    “我哪里骗你,这些东西都是你不经过我同意看了我的记忆,至于具体的我不清楚。”

    ……

    “统领,他怎么办?”弋痕夕皱眉。

    “他……”

    天净沙犹豫间,鸿蒙醒了,而鸿蒙却突然跃起,一把抓住离他最近的云丹和辰月,快速冲出玖宫岭。

    “追!”

    ……

    桃源山上,某处树上。

    “这要等到什么时候去?”离鞅抱着手臂,一副不太清醒的样子。

    “再等等吧,蓦炎传回消息说,应该就是金天。”

    “万一没上钩呢?”

    “再说。”叶辰霖身体一顿,而后手掌下压“来了。”

    两人立刻警惕,藏在树上,只见一个灰影一闪而过。

    ……

    “这速度,也是没谁了。”离鞅吐槽道,而后皱眉“一看就不好对付。”

    “如果他那么好对付,蓦炎现在都被困在那了。”叶辰霖蹲下身,手点在树干上,紫光闪过,什么都没发生。

    “哎,玖宫岭那帮人追来了。”离鞅提醒道。

    “知道了。”

    ……

    “那个鸿蒙肯定去无极之渊。”弋痕夕道“这么多人出来追,玖宫岭便空了,你们都先回去,我和山鬼谣一起去。”

    “我也去。”千钧道“让我在玖宫岭干等着,不可能。”

    “我们都去。”后面跟着的人都大声道。

    “这样。”山鬼谣突然拍了拍弋痕夕的肩膀“让千钧跟着我去,你留在这,如果玖宫岭出事,你还能……”

    “我拒绝。”弋痕夕突然打断山鬼谣的话,山鬼谣微愣,而后蹙眉“弋痕夕,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玖宫岭里有天净沙统领和其他太极侠岚坐镇,不会有事,再者,辰月是我的学生,云丹是你和我从小长大的朋友,我一定要去。”

    “你去就是拖我后腿。”山鬼谣道。

    “你!”

    后面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看着前方带队的这两尊大佛,都惹不起,还不能说话。

    “行了,时间紧迫,千钧,游不动,归海,你们几个跟着我,其他人,速回玖宫岭。”弋痕夕道。

    “是。”

    ……无极之渊……

    “大人,你这怎么又……”假叶看着被同样困在阵式里的云丹和辰月。

    “他们有用。”

    鸿蒙闭上眼睛,而后,他们看到一缕白光从辗迟身体里出来,而后化成人形。

    “反正他的时间也不多了,我就发发慈悲,让你们最后再团聚一下。”而后,鸿蒙消失,只剩下假叶,坐在地上的辰月和云丹,以及,站在原地还没睁眼的蓦炎。

    “小朋友,该醒了。”假叶走到蓦炎面前,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要对辗迟做什么?”云丹道。

    “呦,云丹,这么久不见,脾气怎么大了这么多?”假叶笑道“安了安了,毕竟你们在这里,我也不会当着你们眼皮子底下害他不是,我啊,只是给他补充点零力而已。”

    说话间,蓦炎睁开眼睛,看到不远处坐着额辰月和云丹,又看了看假叶,而假叶不知何时已经走了,整个阵式就剩下他们三个人。

    莫名有些尴尬……

    ……

    “云丹老师,你没事吧。”

    “我没事。”

    坐在一起的辰月和云丹开始聊起了天。

    “我们现在得想办法出去。”云丹道。

    辰月抬眼看了看一旁抱着手臂坐在地上闭目养神的辗迟“你不想走吗?辗迟。”

    “想,走不掉。”辗迟回答道,而他,甚至连眼睛都没睁开。

    “你为什么?”辰月道。

    “什么为什么?”辗迟睁眼“哪里来的那么多为什么,如果你们想走,就快点走,千钧他们肯定在赶到这里来的路上。”

    “可我们看不到外面的情况。”云丹道“探知术也不管用了。”

    “这里是那个阵式的正中心,我们就是被困在这,而这个阵式外面,就是那个石台的……”

    “什么?”

    “正下方。”辗迟轻叹“这个阵式是悬空的,这么出去除了掉下去,没别的办法。”

    “辰月。”云丹道“别这样。”

    “我知道,但是,我还是想问,不然下一次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了。”

    “辗迟……”辰月刚刚张口,就被辗迟打断。

    “你父亲的事情我很抱歉。”辗迟道“无论是羽叔,亦或是柏寒,这笔账,你大可以都算在我的头上。”

    辰月低下头“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听不懂,那就听不懂吧。”

    还没说完,整个阵式开始剧烈的震动,云丹立刻拉回辰月,而同时,她也看见辗迟嘴角那一抹莫名其妙的笑。

    ……迷雾石阵……

    “抱歉诸位,该止步了。”

    叶辰霖和离鞅站在弋痕夕等人的必经之路上。

    “叶辰霖,离鞅,你们要干什么?”弋痕夕一脸戒备。

    “不干什么,只是好心提醒你们。”离鞅抱着手臂“再向前,莫说要救回云丹和辰月,就是你们脱身,都很难。”

    “我们为什么信你?”山鬼谣开口道。

    “你们不需要信我们,山鬼谣,在昧谷卧底多年的你应该对别人的气息很敏感,比如说我们两个,就让你们如此戒备,更何况那个不知道实力的鸿蒙。”叶辰霖沉声道“所以,我现在给你们两个选择。”

    “我们为什么要听你的?”游不动出口打断道。

    叶辰霖看了游不动一眼,继续说道“第一,你们可以无视我们的劝说,直接冲过去送死,当然,你们冲过去也不过是给那个阵式多增加几个祭品而已。”

    “第二,和我们一起等,拷时间,你们也看到了吧,鸿蒙一直都在准备一个阵式,而那个阵式是要在特定的时间才能触发,阵式开启之后,鸿蒙作为施术者,便不能再动,而此时,你们就可以趁机救人。”

    “你们怎么知道这么多?”弋痕夕道。

    “蓦炎查的。”叶辰霖道“不然你以为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辗迟人呢?”游不动道“他怎么查的?”

    “自然是在阵中充当祭品,而这些消息,也是他告诉我们的,只是没想到,你们居然也来了。”离鞅插嘴道。

    “行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叶辰霖道“两个选择你们自己来选。”

    “可是,是不是有些仓促?”

    “是有些仓促,而且信息量有点多,如果不是因为刚才的事情,我们可能还会有几个月的准备时间,但是,刚才蓦炎传来消息,他竟然提前了。所以,你们现在要立刻通知玖宫岭做准备,如果败了,那就让所有人都做好玉石俱焚的准备吧。”

    ……

    鸿蒙站在石台上,静静地看着面前悬浮的小型灰色阵式,轻叹了口气。

    “大人,突然提前,是不是有点仓促了?”假叶在他身后恭敬的说道。。

    “两个会反抗我且对我造成威胁的人都在我手里,想必其他人也翻不出什么花样,假叶,在无极之渊周围以及昧谷布置布置,我们要准备丰厚礼物,猎物才会上钩不是吗?”

    “是。”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笔趣阁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https://www.bqg360.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