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在这里待的如何?”

    阵式内,结界旁,鸿蒙看着一脸淡然的蓦炎。

    “还可。”蓦炎抬头“就是不知道大人,你的阵式准备的如何?”

    “这还不必你操心,管好自己。”鸿蒙甩手冷哼。

    “好。”

    蓦炎轻描淡写的样子让鸿蒙有些不悦“在下界待的太久,脸皮也厚了许多。”

    “是,不然还怎么活?”蓦炎笑了“但是无论怎么说,也没您活的久。”

    “哼!”鸿蒙冷哼一声,而后身影消失。

    鸿蒙离开,蓦炎的眼角微微抽动,嘴角的笑容也消失了,而后抬手捏了捏鼻梁,靠在结界上,吐了口浊气,接着,双手死命按住双腿,像是在压制什么。

    “抖什么抖,再抖剁了你。”

    ……

    玖宫岭,辰月坐在桌子旁,看着手里的图纸,白泽化成的白猫静静的趴在桌子上。

    “这上面的,你还能看懂吗?”白泽开口。

    “还可以,但是有些地方我还需要琢磨。”

    “可是我们还剩多少时间呢?”白泽轻声道。

    辰月手指轻敲桌子,手指甲与桌子相碰发出较为清脆的声音。

    “上次是我与父亲联合其他人封了门,这次,不知道还行不行。”

    “上次是因为那个人不在,所以会简单很多,但是现在,那个人来了,还有浅尘……”白泽说到这,抬眼看了看辰月的脸,见她没什么反应,便接着说了下去。

    “浅尘的记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恢复,玖宫岭的其他人也不清楚该怎么做,所以,我们还是处于被动。”

    辰月将图纸收起来“我们不能一直靠别人,白泽,天色不早了,去睡觉吧。”

    “那好吧。”

    ……七天后……辰月家……

    “辰月,在想什么?”

    千钧看着辰月对着桌上一堆纸发呆许久,不禁开口问道。

    “嗯?”辰月抬头“千钧,你来了。”

    千钧看着面前纸上画的阵式“这是什么?”

    “封印阵式,脑子里最近多了点东西,得赶紧记下来才行。”

    “封印什么的阵式?”千钧不解。

    “门。”辰月道。

    “什么?”

    “清和那时所说的你还记得吗?”辰月道“要么我们想办法封住门,要么,就干掉开门的人,但是,就以现在我们的实力,如果硬来,单单凭一个假叶就能拖了我们大半的力量,莫不要说那个男人,还有混沌和梼杌了。”

    “什么梼杌?”

    辰月轻叹,将梼杌的事情简简单单的陈述了一遍,听完,千钧沉默了。

    “有些事等到明天天净沙统领开了镇殿使大会再说,这不是件小事。”

    很快,千钧离开了,辰月独自一人留在院子里,目光依旧落在桌子上的图纸上,沉默。

    ……

    “天净沙统领为什么突然开镇殿使大会?”弋痕夕望着一旁坐在椅子上沉默的山鬼谣,以及云丹和浮丘。

    “可能是因为辰月吧。”山鬼谣道“上一次辰月并没有说清楚,这次镇殿使大会应该就是为了将这事说清楚。”

    “云丹,云丹,你在想什么?”浮丘试图叫走神的云丹,云丹回神“昂,没事,怎么了?”

    ……

    “我想拜托你帮我保存这个东西。”

    “你凭什么以为,我会帮你。”云丹道。

    “那你当初,是如何接受谣叔的?”

    “你!”

    云丹皱眉“这根本不是一个概念,不过,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要我来,而不去找她?”

    “我想瞒的,就是她。”

    ……

    “统领。”辰月抱着白泽走了进来,朝殿中的人躬身行礼。

    白泽窝在辰月怀里,听着辰月所说的话,很明显,千万年前的那个零术还在维持着作用,再加上蓦炎那家伙之前自作聪明用了一次秘术,不然,现在辰月怕是不会这么安静的站在这里了。

    “我从未见过这个阵式,玖宫岭所存的典籍里也没有这个的记载。”天净沙道。

    “是没有记载。”辰月浅笑“因为这本不是存在于极阳的东西。”

    “如果我猜的没错,应该是极阴的东西,亦或者,是那个世界的东西也不一定。”顿了顿,辰月道“而知道这个阵式的,除了我,现在只剩下辗迟一个人。”

    ……

    “所以,你想去找辗迟?”千钧道。

    “他跟极阴那些人关系密切,也许知道什么也不一定。”辰月道。

    “上次辗迟被那个鸿蒙带走,紧接着镰刃也不见了。”

    “那就去找清和,有些事清和知道。”

    “我跟你一起。”千钧道。

    “白泽,你知道清和在哪吧。”

    白泽缩在辰月怀里,一动不动的,像是睡着了。

    “走吧,白泽,你逃不掉的。”辰月轻轻抚摸着白泽的毛“听话,回来给你改善伙食?”

    白泽依旧不动,辰月又换了一种方式“你要是再装,以后什么都没有了,喝西北风吧。”

    还是不动,辰月轻叹“别闹了,这事耽误不得。”

    “可是我答应别人,要好好保护你的。”

    辰月的心底突然响起白泽的声音“我不能言而无信,所以,很抱歉我不能让你去。”

    辰月的脚步顿了顿“行了,不要再说了。”而后蹲下身,将白泽放到地上“这个事情如果他一个人就能完成,我今天也不会再站在这里,白泽,你回去吧。”

    “辰月。”白泽心里一沉“别这样。”同时,白泽也暗自吐槽“真是活的太久了,零术也不知道控制一下,过火了。”

    同时,某地,某人“阿嚏!”

    ……

    “清和,你在准备什么?”司空抱着手臂看着不断忙碌的清和,有些摸不着头脑。

    “该准备的都准备上,总比什么都没有好。”清和道。

    “准备完了?”司空看着清和动作停顿了一下。

    “不,是那丫头来了。”

    “这么快。”司空直起身,转身回了屋子“好叭,我回避了。”

    ……

    “清和。”辰月带着千钧急匆匆的走进来。

    “别着急,怎么了?”清和的笑容平和“怎么恢复了记忆还变得急匆匆的,你的稳重呢?”

    “你知道我为什么来。”辰月道。

    “别急,时间还早。”

    “这个阵式。”辰月双手结印,元炁的光芒不断在手中闪烁,最后一个小型的黄色复杂的阵式出现在手中。

    “这个阵式是我恢复记忆之后,便出现在我脑中的。”

    清和愣了一下,而后笑了“有什么问题吗?”

    “辗迟在哪?”辰月收回阵式“别跟我说你不知道。”

    “我确实不知道。”清和轻叹“而且唯一能跟辗迟有联系的虞灼也在昏迷,被袭击,受了重伤。”

    “什么?”辰月愣了。

    屋内,辰月看着脸色苍白的虞灼,而后转头“被谁袭击的可知道?”

    清和摇头。

    “就没有什么办法了吗?”

    “或许有,只是我们还没有找到。”

    ……夜晚……

    辰月站在院内,抬头看着天空。

    “辰月,怎么还不睡?”清和披着衣服走了出来。

    “睡不着。”辰月侧头“你今天说我的时间还够,让我慢慢想,是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清和道“那个人在不了解这里时不会轻易的去下决定,要不要下手,他犹豫,肯定会等着鸿蒙与极阳的距离最近的时候开启阵式,”

    “那你怎么知道?”辰月道。

    “我们并不知道,但是总会有人知道。”清和笑了笑,辰月看着清和一脸云淡风轻的样子,轻叹“我先回去睡了。”

    走到一半,辰月脚步停下了“为什么我刚到,你就知道我恢复了记忆?”

    “你觉得呢?”

    闻言,辰月无奈笑了“我知道了。”

    ……

    无极之渊

    “蓦炎。”

    辗迟睁眼,看着面前站定的男人,笑了“稀客,有事吗?”

    “喝酒吗?”

    辗迟看着那个人坐在自己面前,而后从腰间拿了两壶酒出来。

    “你不怕大人出现揍你?”

    “我进来,他怎么会不知道。”那人笑了“喝不喝?”

    “当然。”

    ……

    “你为什么不逃?”

    辗迟一愣,抬眼看了看那个人,笑了“为什么?你觉得呢。”

    “我不知道。”

    “我说我想回家了,你信吗?”

    那人握着酒壶的手紧了紧,而后毫不犹豫的嘲讽“你还有家吗,从你千万年前选择背叛大人之后,你就回不去了。”

    “总会有办法的。”

    “非回去不可?”

    “玩够了,不回家干嘛去。”

    “好叭,祝你好运了。”那人仰头将最后一口酒倒进嘴里后,起身离开。

    辗迟低头,摇晃着手中的酒壶,而后再抬头,看着面前的男人,冷笑。。

    “偷听别人说话,你什么时候有这爱好了,这千万年,您也是越活越回去了。”

    “小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趁早收回你那小心思,没用。”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笔趣阁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https://www.bqg360.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