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冬天来得比以往更早,当我爷爷给奶奶穿上那件厚重的棉衣外套时,它就来了。

    自打我的小叔去世后,奶奶家里便冷清了,小婶不再来串门,奶奶也不再忙东忙西。

    她老人家平时就安静地坐在院里的摇椅上,眼睛一直盯着面前那扇厚重的院门。

    无论院门前有谁经过,只要她听到了脚步声,嘴里就一直唤着“昌永啊昌永,是你吗,怎么还不进家来。”我的奶奶眼睛已经不大能看见了,视力大不如从前。

    我的母亲说是因为奶奶在小叔去世后没日没夜的哭导致的。

    这天父母亲刚好从镇上赶集回来,买了好些菜说到爷奶家给他们热闹热闹下。

    我们一进门奶奶就昌永昌永的喊,我跑到她身边,她就立马握住我的手,她那如枯柴般的手直握得我生疼。

    “昌永啊,妈都等你好久了,你这孩子又跑到哪里去野了。”奶奶拍了拍我的手连连说道。

    自从小叔去世后,她对小叔的记忆就停在了小叔的童年,那时候小叔还是个成天不着家的野孩子。

    “奶奶,我是小棉,我们先吃吧。”我这么一说,奶奶压根不理我了,就是堵着气非要坐在院门口等。

    母亲将饭菜张罗好,走了过来说“妈,昌永出去玩了,给他留了饭,咱们先吃哈,他一会就过来了。”

    果然是我母亲有办法,奶奶乖乖配合被掺了过来坐下。

    奶奶已经不能自己独立吃饭了,她自己吃的时候无论桌子上她夹到啥都要往衣服兜里装,嘴里还不断嘀咕着“留给昌永吃,给昌永吃。”

    所以一般她吃饭的时候爷爷就喂,只有爷爷喂奶奶吃得乖,不然其他任何人喂,她都以为是她小儿子昌永。

    吃过午饭后,父亲从包里拿了一袋糖果,让爷爷平时给奶奶塞两颗吃,吃点甜的下肚总能让人愉悦些。

    爷爷掏了四颗糖,一下剥了两颗放到奶奶嘴巴里,还剩两颗塞到奶奶的兜里,让她自己想吃的时候就剥了,她连连点头,像个懂事的孩子一样。

    没过几天,天就越来越冷了,温度骤降零下几摄氏度。

    父亲早上扫个院子进屋后耳朵和鼻子都被冻红了,父亲边跺脚边说“这个鬼天气,真是冷的要命啊。”

    我母亲正在火炉边烤着我和我哥的棉鞋垫,只听她说着“看样子是要来一场雪了。”

    说完这句话我母亲又接着说“我前几天刚做了两床棉被,待会我倆去帮棉他爷奶床上盖的垫的都换了吧。”

    父亲蹲在火炉旁边烤火边说“还是你想的周到,正好他爷爷晚上睡觉也沉,要是棉被全被他裹了,冻着他奶奶都不知道。”

    吃完早饭我们就过去了,爷爷正在屋里听着黄梅戏,其实我爷爷听力并不好,听黄梅戏只是做样子,这主要能让奶奶觉得家里有生气些,多少能减些想小叔的念头。

    我父母亲正在里屋床上拾掇,爷爷靠在床头上听着听着竟打起了盹,奶奶一见爷爷眯着了眼睛就使劲地将她的摇椅往院门口拖,她颤颤巍巍的步伐无比坚定。

    “妈,你这是干嘛啊,院里冷得要死,已经是大冬天了。”我爸听到动静赶紧跑过来说。

    “我去等昌永回来,我的昌永就要回来了。”

    她看不见的眼睛一直往院里大门那盯着说。

    父亲连连叹了几口气,也不忍心再说奶奶什么。

    貌似母爱最伟大的地方,在于它的永恒与执着让任何人都无不为之动容。

    “妈,你就在屋里摇椅上听戏,我们都和昌永说了,他一回来就会去叫你的。”见我父亲搞不定奶奶,母亲赶忙凑到跟前说。

    “那好,你们可得和昌永说好了,让他一回来就来见我,哪都不准去。”奶奶边说边自己往藤椅边慢慢挪了去。

    很难想象这个原本干练无比的老人,短短才半年时间,现在连挪步都变得小心翼翼。

    银色的发丝散在奶奶铺满皱纹的脸颊边,让人感觉除了沧桑还是沧桑。

    打了几分钟盹后,爷爷起身将奶奶的发丝熟练地盘了起来,又给换了双暖和些的棉鞋。

    好在我爷爷除了听力钝些外,身体硬朗,做事也够利索。

    离开奶奶家的那天晚上,真给母亲说准了,雪是真的来了。

    北风一连整整吹了一夜,我缩在被窝里,冻的不敢伸头,竖起耳朵听外面的动静。

    风一吹,那雪花就往我窗上哗啦啦地扑,最后在窗台的玻璃上结了一层厚厚的冰晶。

    第二天一早,天蒙蒙亮的时候父亲就扫好了雪,他煮了一锅饺子让我哥给爷奶送了过去。

    可我哥刚出门不到十来分钟,他就慌忙地跑了回来,还没进家门他腿一打软就直接跪在了院外的雪地里。

    “爸,妈快……快出来,奶奶死了,被冻……冻死了。”我哥嘴巴打着颤哆嗦着说。

    我父母亲一下子跑了出来。“你这孩子大早上的说什么鬼话。”他们嘴上虽说着是鬼话,但看我哥的样子也是心里害怕的。

    他们拔腿就往爷爷家跑,鞋子都未来得及换。

    我也披上棉袄跟着他们后面跑,越跑近我的心就越慌,那路上的风啊,刺得直叫人脸疼,像被扇了无数个巴掌一样。

    刚推开院门,我们一下子就屏住呼吸愣了在那里。

    奶奶正坐在靠近院门口的摇椅上,身上穿着单层的睡衣,雪已经落了她满满一身,她就安静地靠着摇椅上像是雕塑一样。

    “夜里我睡得沉,不知道你妈竟然又起来等昌永了。”爷爷坐在雪地里泣不成声地说。

    父亲一下子跪在了奶奶面前,嚎啕大哭,那嚎啕声撞击在周围的墙壁上,又被反弹了回来。

    那一刻,我的父亲也只是一个长大了的孩子。

    母亲轻轻地将奶奶身上的积雪掸掉,又将她身上的衣服理得周整些。

    等我们将奶奶抱回家后,才发现全身都处于放松状态的她,右手竟然紧紧地握成了一个拳头。

    母亲用热毛巾给奶奶右手敷了敷,轻轻扳开后,才发现手心里是两颗糖果,就是昨天中午爷爷嘱咐她自己吃糖果。

    原来在这场漫天大雪里,奶奶一直在等她的昌永小儿子回来,回来吃糖。

    我一下子冲到了院子里,对着空荡荡的天空喊道“小叔,小叔你看见了吗,奶奶想让你回来吃糖,她一直在给你留着……”

    在这份母爱面前,泪水仿佛灌进了我体内的每个器官,也深深地唤起了我潜藏的罪恶感。

    将本架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笔趣阁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https://www.bqg360.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