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老汉跨过黑圈来到了一个山洞内部,他轻轻放下唐糖后从一旁找出绳子。

    “齐天大圣孙悟空,还是绑起来好。不知道杀不杀的死啊。毕竟我们可是谋划着得到他的师父,注定是敌人。”吴老汉痴痴地盯着唐糖沉睡的脸,不自觉勾起嘴角。

    “你快变回来,这个丑模样本尊看着有些倒胃口。”一个身着黑袍的青年男子从山洞深处走了出来,黑色的帽子下面是一张带着可怖面具的脸。

    “得得得!这大胡子多性感啊!猛男就该有大胡子!”吴老汉有些惧怕,但还是强装镇定地耍嘴皮子,脸逐渐由大胡子汉子变成清秀美男子,身形也由臃肿变得修长,正是门翼。

    “哼!若是本尊没有记错的话,不久前扮女子时你穿着粉色流仙裙说过,是猛男就该穿粉色。”黑袍人拉下帽子,摘下面具,瘪了瘪嘴。此人正是门清。

    门翼:……

    你要不提我们还是兄弟!

    “话说你在这深山老林里还带什么面具穿什么黑袍,你这样子就是明晃晃地告诉别人你有问题,就是个怪蜀黍!”门翼见着门清摘下面具后胆子就大了些。

    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同一个人,在装扮了之后就能让他说话磕巴了不少。

    他绝对不承认是他怕了!

    怎么可能怕!他可是天选之子,要与唐僧西天取经,得到长生果的。

    现在他要做的就是乘机带着唐僧摆脱这个断袖神经病。

    当年……呸,当天唐僧一行人干掉金池长老后就走了。他瞅着门清不在,跑去找他,没想到居然撞见他与魔做交易获得法力,只是为了满足他对唐僧的执念。

    门翼表示,接受无能啊。

    他在现代就是一个根正苗红的四好青年,除了穷以外,他又帅又有学识,还经常陶冶情操,人缘好……总之他是不会断袖的!

    即使唐僧确实是他见过最好看的男孩纸!没有之一!

    不过他还是在说学逗……商谈之下,答应替门清做事。

    他也想接近唐僧,毕竟唐僧是天选之子,若是跟着他去西天取经,那不就长生了?

    故意把孙悟空抓来,就是为了让孙悟空知道唐僧在哪儿,他可不信一个绳子就能把齐天大圣给绑住。

    至于说的那些话嘛……人在江湖飘啊,哪里什么话都是从心的。

    孙悟空可要给力啊,不然你的师父就清白不保喽。

    当然他还要尽力保一下的,至于能做到多少,可不是他能决定的。

    最好是保不了,这样他也能抓住唐僧的一个把柄,去西天之路就更有保障了。

    “你在想些什么?你看着玄奘的把他吃了。”门清声音冷得快要掉出冰碴子了,仿佛下一秒就要施法将他杀掉。

    “哈哈,怎么会?我刚刚在发呆。我这人啊……从出生开始眼神就有点问题,你不要介意……”门翼打着哈哈,看着门清的神色渐缓,心里也松了口气。

    混过去了……还是早点离开这个煞神吧。

    他见门清一直沉默地看着唐僧,暂时还不像要做什么的样子,就默默举爪,弱弱地说:“要不我去给唐僧做点吃的,他毕竟是个凡人。”

    门清点了点头,并示意他把孙悟空也搬出去。

    门翼表示明白,利落地扛起孙悟空,深入山洞内层。

    门清师兄你可要争气啊。早点把事办了,我就可以名正言顺去西天取经了。

    他想着想着,不禁露出来一丝狞笑。

    “喂!臭虫子,你的笑丑死了。”肩上的孙悟空突然开口,他早就醒了,迷药没有迷晕他多久,从他被丢进圈里的时候就醒了,这绳子也绑不住他。但他专门装晕,为了搞清楚两个人为什么要迷晕他们师徒。

    结果……如果不是他理解错了,那么那只黑色的臭虫子居然对他师父产生了非分之想,他刚刚差点就控制不住他自己了!

    体内的洪荒之力啊!聆听我的召唤吧……

    好像又混入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这些念头在几个呼吸间闪过,并没有影响交流。

    而门翼听见孙悟空开口时,闪过两个念头。

    第一个:太好了,孙悟空醒了,唐僧绝对会被救的。他现在要和孙悟空结交好。

    第二个:他什么时候醒的?应该没有听到他们说话吧?

    然后他战战兢兢地开口了:“大圣醒了?我……我只是想把你搬到一个清净点的地方去。”他说完也觉得走得够远了,就把孙悟空放下,转身就跑。

    一边跑一边轻声说:“大圣莫怪,我也是被逼无奈,不过你肯定能挣脱这个绳子,救回你师父的。”奥利给!

    他觉得以孙悟空的听力应该是能将他的话听得一清二楚,然后以他的智商展开联想与想象,就能脑补出一个命途多舛但心地善良,活泼动人的小年轻形象,就能增加好感,最后劝服唐僧带他一起取经。

    他想得倒美,事实却是……

    孙悟空懵逼:“他说啥了?我不怪他设计我师父?然后是啥来着?这魔虫子咋弱成这样,声音都说不出来了?还要老孙来猜猜吗?”

    看老孙挣脱这绳子再去逮来问问。

    挣脱这绳子……挣脱……

    猴生粗话啊!这绳子怎么挣不开?!

    那我咋救我师父?

    不是……兄弟!留步啊!解个绳子先?

    孙悟空开始与绳子较劲。

    ……

    敖烈被救回流沙河中,在沙僧的悉心呵护下他很快就醒过来了。

    “我这是在哪儿?”摸着还有些疼的头,他环顾四周。

    嗯,确认过眼神,不是对的房间。

    这里水波荡漾,很明显……是河里。

    他正准备慌张起身,沙僧就推门而入了。

    “醒了?”咋这么早呢?这下他肯定要回去救他师父了,救完就会离开。

    沙僧不想让一个好不容易懂他的小伙伴离开,他也毕竟要等着命定之人才能离开。

    所以他只好阴谋一点想他的师父就此死掉。

    “这是哪儿?是你救了我?我师父他们呢?”敖烈一想到唐糖就头疼,现在他摸着后脑勺,疼死了……

    沙僧懵了,从来没有人一下子问过他这么对问题,而且在看敖烈在摸脑袋,心下一惊,他绝对不会说是他在抱敖烈时由于太慌张而忘记看路碰到了。

    “河神殿。嗯。不知道。”敖烈听着他的回答,惊讶是连成片的。这人说话着实搞笑,他连着问,这人就连着说。如果拆分下来内容如下:

    ——这里是哪儿?

    ——河神殿。

    ——是你救了我?

    ——嗯。

    ——我师父他们呢?

    ——不知道。

    太尴尬了吧!这沙河神真是有点尬聊天赋啊。

    凭他俩中药来看,师父不可能不中药,可定现在在哪里晕着。

    不过他一个小小白龙,能做什么?

    难道唱首歌?

    我是一条小白龙,小白龙,我有一个小秘密,小秘密,就不告诉你,耶耶。

    简直魔鬼……

    敖烈扶额莞尔。

    以他的本事肯定不能自己打过去救师父,只有抱大腿。而此时,这里已经有一个足够大的粗腿在等着我抱了。此时不抱更待何时……他看向了河神。

    不要问他问什么知道抱大腿这个词,这是他家冰雪聪明的帅帅师父教他的。

    呕……

    以上自称没有任何个人观点,全是师父自称。

    “咳咳……有问题?”沙僧自然是注意到了敖烈无法忽视的热情的注视,被盯了良久,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敖烈从他的表情中读懂了他的话。

    你还有什么问题呀兄弟?放心我肯定认真回答!

    某河神永远不知道,自己以为的面无表情会是正在神色多变,所以心细的敖烈就能懂得他的话。

    “我需要前辈……”

    这样那样,吧啦吧啦。

    敖烈说完他的计策,只差最后一步,就是说服他去救人。

    沙僧明显不想牵扯这一因果,面露犹豫,想着怎么拒绝敖烈。

    “如果他不借,你们就自报家门,会有用的。”

    敖烈脑子无端响起唐糖的话。于是他果断遵从了。

    “这位施主,小僧是东土大唐到西天取经的和尚的徒弟。小僧恳请您救救我师父。”敖烈说着说着佯装要跪下,被沙僧拉住。

    “小友,你能否再说一遍,你是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啊。”沙僧眼中精光一闪。

    “你们是东土大唐来要到西天取经?”

    “是的。”敖烈不知道他在激动什么,只能中规中矩的回答个是的。

    “太好了……太好了……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我心心念念等着的人竟然就是你们!”沙僧抚手叫好,突然又想起这是个什么情况,赶紧与敖烈解释,“那我们快快去救我们的师父吧!”

    敖烈:??

    我们的师父?

    你在和我开玩笑?

    沙僧注意到了敖烈的懵逼表情,觉得可以解释了一下。这一解释就解释很久很久。

    “我们还是一边救师父,一边讲吧。或者救完师父再回来也不迟啊。”

    “此主意甚妙,不愧是白龙兄。”

    这么快就称兄道弟,说话说得如此顺溜,如此的……多。怎么会想到他是前几分钟那个霸道冷酷无情沙僧呢?

    将本架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笔趣阁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https://www.bqg360.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