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心疑惑的张若晨,满脸不解的看着龙炎,毕竟搞不懂对方为何紧盯着上官也叶文不放。

    难不成他俩是老相好的?

    可这不对呀,这两人应该不是这种胃口啊。

    另外,龙炎看上官叶文的目光,完完全全是在以亲人的目光看待对方。

    根本没有其他什么癖好可言。

    这到底是啥情况?

    “龙元帅,本王看你如此看上官将军,冒昧的问一句,你和上官将军是不是认识?”

    与此同时,离开远去的上官叶文,感受到背后有一双亲切的目光看着自己。

    这双目光很像他的母亲,但又不是他母亲的目光,恰恰相反,这种目光让自己十分不爽,但又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龙炎笑而不语,完全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只是目光呆呆的看着远去的儿子。

    上官叶文是他的儿子,至于为何确定对方是自己儿子,那是因为他身上携带者的长命锁。

    那块长命锁是他亲手打造,也是他准备将其送给出生孩子的礼物。

    由于不确定爱人腹中的孩子是男是女,因此他特地打造这柔和的长命锁。

    另外,上官叶文那双眼睛非常像他爱人,应该说非常像他的母亲,就好像他的母亲那双眼再次出现一样……

    很快,张若晨跟龙炎沿着台阶进入金銮殿,随后看到坐在龙椅上犹如一中古龙的张俊朗。

    “儿臣参见父皇!”张若晨双手抱拳,弯曲行拜。

    其旁边的龙炎直接单膝跪下,低下头颅,面色严峻,道:“末将龙炎,参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张若晨是王,完全可不对皇帝行跪拜,不过却不能对当今皇帝不敬,否则自己这个王会被废。

    至于龙炎,不管是作为臣子,还是作为兵马大元帅,见到皇帝他都是单膝跪下。

    “不必多礼!起来吧!”张俊朗面带微笑,右手轻轻一挥,示意龙炎可以从地上站起来。

    “龙元帅这一路归来可顺利。”

    张俊朗没有对张若晨说话,而是直接对龙炎开口询问,他主要是想听听对方是否归来顺利。

    另外,他面前这儿子来寻找自己,肯定是来问一些无关紧要的事。

    关于儿子要问的事先暂时放一放,他现在关心的是龙炎,以及他处理的事情是否顺利。

    “多谢陛下关心,末将一路顺利,并未有人知道末将归来。”龙炎面带微笑的会应道。

    六十年没归来,北凉王朝不仅发展迅速,各地更是风调雨顺,家家户户都处在享乐之中。

    看到北凉子民因先辈流血牺牲,无数将士战士边关换来的安稳日子,他内心不禁露出无尽的心酸。

    他们这些将士虽然不能享受安稳日子,让他们去可以用自己的性命换取亲人一定安稳。

    哪怕只有日子不长,哪怕家人过得不太安好,他们也愿意付出生命来保证他们不受到他人威胁。

    “那就好!你此次归来,蛮皇那老头子没对你进行阻拦吧?”

    蛮皇,蛮族人的王,也是蛮族人的顶梁柱,更是所有蛮族人的信仰。

    他倒不担心蛮皇会做什么,主要担心那老头不让龙炎归来。

    近些年来,龙炎前往蛮族之地,不仅负责用大量粮食购买满足生产的铁质,同时还帮忙蛮族训练一支军队。

    由于部落散乱,时常遭受其他种族侵犯,蛮皇很早之前就希望北凉能派一名强大将领帮他们训练一支军队。

    作为交换条件,蛮皇答应以高质量的铁器作为交换,北凉王朝也很爽快的答应帮他们训练一只战斗力强悍的军队。

    可惜由于蛮族人太过野蛮,又不服从命令,这导致一支精悍军队办法成型,不过却没有让北凉因此而放弃。

    能从蛮族手中获得大量铁器,这是他们所需要的东西,也是他们秘密收集的东西。

    经历数上百年的训练与指导,蛮族终于拥有一支战斗力强悍的军队,并且他们只听从蛮皇的命令。

    近些年来,龙炎一直在帮忙训练这支军队,让他们逐渐成为一支战斗力彪悍的军队。

    “蛮皇倒是有对末将进行阻拦,他希望末将多待一段时间,再帮忙给他训练一支护卫队。”龙炎满脸苦笑道。

    一年前当他转告蛮皇,他即将离开蛮族之地,那老头子可是死活不让自己离开,发自内心的恳求自己帮他训练一支护卫队。

    他虽然很想留下一段时间,但是陛下有命,另外他们准备的计划即将实施,这容不得他不离开蛮族之地。

    一想到蛮皇抱着自己满脸不舍,他内心不由尴尬无比,不知该用何语言阐述当时的心情。

    “这老头的野心可真够狠的,不仅需要我们北凉给他训练军队,居然还敢让我们帮他训练一支护卫队。”张俊朗无语道。

    根据龙炎传来的消息,近百年来的大力帮忙,蛮族此时已经拥有一支超过千万人的军队,他们军纪严明,战斗力强悍,绝对服从命令。

    若非蛮族人有些不服从命令,脑袋有些愚钝,满脑子只知道单打独斗,恐怕在近百年来将不只一支有近千万人的军队。

    为能帮助蛮族训练这一支军队,‘军部’高层可谓是煞费苦心,十分苦恼的想方设法解决困难……

    站在一旁的张若晨,听着两人的对话一阵阵懵逼,内心更是郁闷不解。

    北凉王朝皇室跟蛮皇是亲家,这互相之间帮忙也是理所当然之事,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北凉居然还帮助蛮族训练军队。

    继续交谈一会,张俊朗对着龙炎轻声道:“你先下去吧,明天早晨你再进宫,朕有事情要跟你说。”

    “诺!末将告退!”

    双手抱拳,龙炎转身离开,在转身的同时,他还不忘记对旁边的张若晨轻轻点头。

    等待龙炎彻底离开金銮殿,张俊朗缓缓的从龙椅上站起,走下台阶一步步来到其面前,旁边的魏贤别紧跟随后。

    “随朕边走边聊吧?”

    “诺!”

    跟随在其旁边,两人一起离开金銮殿,刚走没几步,张俊晨便轻声问道:“跟朕说说,你此次来找朕,所谓何事?”

    他人或许不了解他这个儿子,作为皇帝的他却比任何人都了解,即便没跟他聊过几句,但作为皇帝,他却有一双敏锐的双眼。

    他这个儿子只是来找他,肯定有什么事情要询问他,或者是有什么事情要跟他说。

    “儿臣打算在若涵继承皇位后,准备离开南域前往中域。”张若晨直接开口回应道。

    沉默片刻,张俊朗开口道:“这件事你跟你母后说了吗?”

    “暂时还没有,等过段时间儿臣再告诉母后。”张若晨摇头回应。

    “嗯!你此次来找朕,想必不是跟朕说这件事情吧?”

    他倒不反对儿子离开,幼鹰总是要离开鸟巢变成雄鹰,作为父亲他不想阻挡儿子的成长,反而发自内心希望他能够努力修炼,将来成为一方霸主。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笔趣阁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https://www.bqg360.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