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一旁的张若晨,看着坐在人字梯上,一边抱着酒坛子,一边打酒的云光阳,内心不禁有一些感叹。

    他本以为‘老牌九字号酒庄’只是个会品尝酒之人,但万万没想到,对方还是个打酒之人。

    别看打酒是一份简单的职业,可它也十分讲究。

    不懂行的人只会让酒挥发的更加快,懂行的人却不如此。

    “任掌柜,看来你不仅是个品酒之人,还是个打酒之人!!”

    “公子说笑了,就我这三脚猫的功夫,完全不能跟打酒师傅相比。”

    他能打酒完全是因为他馋酒。

    每次馋酒时,他便让打酒的师傅给他打酒,久而久之,他便学会如何打酒。

    再加上后来他又让打酒师傅指点,他便开始学会如何打酒。

    虽说算不上资质老的打酒师,但也比普通的打酒师厉害的多,仅次于资质老的打酒师……

    很快,任光阳圆满给张若尘打完二十斤酒,总共四坛,每一坛共五斤。

    将自己的酒收好,张若晨轻声道:“任掌柜,不知能否给我介绍八种美酒,我想再买每种美酒十斤。”

    “这个完全没问题!”

    爽快同意的任光阳,带着人字梯开始给张若晨介绍酒……

    ………

    北都城,皇宫内,御书房。

    明媚的清晨,正在御书房中批改文章的张俊朗,此时正看到他的小女儿张韵瑶抱着她喜爱的猫羽神来到此处。

    “父皇!”

    看着小女儿嘟着嘟嘴,他立即放下手中的奏折跟毛笔,随后示意她来到自己怀中。

    得到自己父亲的同意,张韵瑶赶紧来到他的怀中。

    捏着小女儿的脸蛋,张俊朗微笑道:“丫头,你不好好去找二十二玩,怎么就跑到父皇这里来了。”

    在他的印象中,他怀中的小女儿张韵瑶从不会来这里找自己,可如今却独自一人来。

    这让他有些好奇,平日里只跟他小儿子玩的小女儿,怎么会突然间来到他这里。

    “父皇,二十二说他要修炼,没空陪我玩。”

    “那你为何不去找其他皇兄、皇姐陪你玩?”

    “我去找他们了,可他们都说他们要修炼,没时间陪韵瑶玩。”张韵瑶沮丧道。

    今天早上一起来,吃完早饭,告别自己的母亲,她便去找她的弟弟二十二张若楠玩。

    可他的母亲却说他在修炼,不想被人打扰,无奈的她只好不去打扰弟弟修炼。

    而她本来想去找其他皇兄、皇姐玩,可他们却给自己同样一个回应,都在忙着修炼但是没时间陪自己玩。

    面色沮丧的她只好来自己飞父皇这里,让他带自己出去玩,出去吃好吃的。

    知道女儿来这里的目的,张俊朗揉了揉她的头,道:“说吧,你要父皇带你去哪里玩?”

    “我要出宫,我要父皇带我去吃好吃的。”张韵瑶兴奋道。

    “不行。”对于女儿的要求,张俊朗直接否决道。

    “啊!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出宫,我就要出宫,呜呜呜,父皇偏心,只带皇兄他们出宫不带韵瑶,呜呜呜!!”

    本想无情拒绝,可看到张韵瑶嚎啕大哭,一口劲的说自己偏心,他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好好好!父皇答应你带你出宫,带你去玩一天。”

    心中重重的叹口气,他目光转移至旁边的魏贤,道:“魏公公,立即去让人准备一番,半个时辰后,朕要和小公主殿下便装出宫。”

    “诺!”

    回应一声,魏贤转身离去准备。

    等待魏贤离开,张俊朗目光看向怀中的女儿,微笑道:“丫头,朕答应你出宫可以,但出宫之后你不能继续叫朕为父皇。”

    “那韵瑶该叫父皇叫什么?”

    “叫爹爹就可以!”

    他如此要求女儿,其目的就是尽量减少他人知道他身份,叫他出官。

    他倒不担心有人要害他,他主要担心他身份暴露后,会让人以为他要出宫干掉谁谁谁……

    乔装打扮的张俊朗、张韵瑶、魏贤,一同带走六个护卫离开皇宫,走这热闹、人流巨多的大街上。

    当然,羽神也被张韵瑶带上,此时正被魏贤抱在怀中,对此,张俊朗也没太多阻止,反正女儿开心就好。

    由于做好完美的准备,行走在大街小巷的人们并没有看出众人的身份,只觉得他们来到某个大势力……

    玩了一个上午,感觉肚子饿的张韵瑶,凭借着强大的记忆力,直接带着张俊朗他们来到“柳思雾”门前。

    目光疑惑看着“柳思雾”,张俊朗不解地看着怀中的女儿,道:“丫头,这是什么地方?”

    “酒楼啊!!”

    “酒楼?丫头,你确定这是酒楼?你又是如何知道这个地方是酒楼的?”

    “上次十皇兄、十五皇兄带我和皇兄一起来这里吃饭,然后我就把这里的路线给记住了。”

    眉头轻微一皱,张俊朗对旁边的魏贤问道:“老魏,你可知道这个地方存在这么一个酒楼?”

    “回爷的话,这个我不知道,此处酒楼我也是第一次来。”

    “爹爹,咱们能不能不说话了,我感觉好饿啊,我们能不能先吃饭再说啊。”张韵瑶露出可怜兮兮的目光道。

    张俊朗摸了摸她的头,微笑道:“好,爹爹这就带你进去吃饭。”

    说完,张俊朗他们一起越过眼前大门,走进“柳思雾”内部……

    “柳思雾”内柳嫣然闺房中,停止修炼的柳嫣然,目光看向眼前面无表情站着的中年妇女。

    “兰姨,你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是不是我们的身份暴露已经出去了?”

    出现在她面前的这个女子叫兰姨,是专门负责暗中保护她的强大武者。

    只是现在她很疑惑,经常不出现的兰姨,为何突然出现在她面前?

    而且面色如此着急,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在发生,莫非他们的身份已经暴露了?

    “小姐,在我们柳思雾外围暗处出现大量强者,他们每个人的修为都不弱于我。”

    “什么?出现大量强者?兰姨,我们不是隐藏的很好吗,怎么会突然间暴露,难不成我们当初出现叛徒?”柳嫣然面色一惊道。

    如果他们真的暴露,那事情就麻烦了。

    可是她始终想不通,已经隐藏将近百年的她们为何突然行踪暴露。

    莫非她们当中出现叛徒,有人将她们的行踪告诉给那些人。

    “小姐,这些人并非那些追杀我们之人,他们的气息都很奇怪,没有一人露出杀机,他们似乎在保护什么人?而且他们当中有一个人的气息我很熟悉。”

    听到不是追杀她们的人,柳嫣然内心顿时松了口气,提到嗓子的心被放下来。

    但听到兰姨后续的话时,她眉头微微一皱,原本被放下的心又被停到嗓子上。

    “保护什么人?让你感觉熟悉的气息?兰姨,不知道这让你感觉熟悉气息的人到底是何人?”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笔趣阁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https://www.bqg360.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