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都城,月乐宫。

    松软的草坪上,留着双马尾的张韵瑶,正坐在草坪上看着天上的星辰,她怀中还抱着胖了一圈的羽神。

    要是让张若辰看到现在如此肥胖的羽神,那一定会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羽神如今如此肥胖,这也不能全怪他,谁让张韵瑶每天提供的食物那么的美味,让他忍不住嘴多吃一些。

    结果这一吃,就把自己吃胖了一圈!虽然他很想努力减肥,可那食物的诱惑让他一边减肥一边吃……

    玩弄着羽神脖子上的铃铛,张韵瑶露出思念的面容,对怀中的羽神道“小白,这都快一年过去了,你说皇兄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

    “喵!”

    羽神哪知道他的主人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要是知道的话,他绝对不会待在张韵瑶在这里。

    张韵瑶这丫头实在是太烦人了,动不动就抓自己的尾巴到处溜达,自己饭都没吃完它就将自己拖走。

    “皇兄,你什么时候才回来呀,韵瑶好想你啊。”

    ………

    大雪纷飞,铺天盖地,让大地穿上一层雪白的婚纱,让人一眼望去如同梦中新娘。

    两军对垒,战鼓响起,号角吹响,双方将死目视冰冷着看着对方。

    尤其是大庆王朝的将士,那看北凉将士的目光简直恨得牙痒痒,如同一头凶狠的恶狼看着待宰的羔羊。

    大庆王朝士卒如此忌恨北凉将士,主要是他们得知他们的一半粮草已经被北凉将士洗劫。

    白雪飘飘的大冬天,若是没有足够的粮草,他们别说打仗,就能坚持也难以持续。

    好战的北凉将士,目光不甘示弱的看着对方,眼中满满都是战意。

    坐在战车上的上官叶文,拿起眼前的黑色旗帜,轻轻的挥动,身穿黑色战甲,手握长枪的步兵,整齐排列上前。

    出战最前,是一群身穿重甲,手中紧握盾牌的步兵将士,其次是手握长枪将士。

    “既然你敢在平原上用步兵战斗,那本将士就派骑兵猎杀你的步兵,狠狠戳你军锐气。”

    大庆王朝阵营,目光冰冷看着北凉将士的武清儿,握紧手中旗帜,下达进攻的命令。

    得到命令的大庆王朝骑兵,从阵营中杀出,看着就像滚肉机杀向北凉将士。

    “轰!轰!轰!”

    面对敌军骑兵的杀来,北凉将士不惧,反而战意十足。

    看着敌军骑兵距离他们四百米,带领步兵进攻的北凉降世将领,下令道“长枪抛射!”

    “是!”

    “喝!喝!”

    早已准备妥当,手中拿着长枪的北凉将死,站稳脚步,腰间鼓起,肌肉发力,右手臂力暴涨,手中长枪狠狠抛射出。

    “咻!咻!咻!咻!”

    一声声破空声传来,一把把长枪如同箭弩一样被抛射出。

    “不好,快防御。”

    见铺天盖地而来的长枪,大庆王朝骑兵将领立即大声嘶吼,让骑兵立即防御。

    若防御铺天盖地的羽箭还好,可面对穿透力极强,远高于羽箭的长枪,实力弱小的骑兵瞬间被击毙。

    就连他们的坐骑也不例外。

    实力强大的骑兵还好一些,他们用自己强大的臂力,握紧手中的武器,目光紧盯向自己抛射来的长枪,然后将其击飞出去。

    “啊!啊!啊!啊!”

    一声声惨叫声瞬间响起。

    后方的武清儿,看到自己这一方的骑兵,被北凉将士抛来的长枪定死在地,整个人脸色也是异常阴沉。

    她怎么又没想到,北凉的步兵士卒会将手中的长枪抛出,利用它们强大的贯穿力击杀自己这一方的骑兵。

    坐在一旁站车上的杨帆,眼目视到眼前的状况,整个人脸色异常阴沉。

    北凉士卒不愧是北凉士卒,居然能用这一招克制骑兵的步伐,让他们这一方的骑兵无法对他们造成伤害。

    “武将军,撤军吧?如果再不撤军,我们的骑兵还没靠近那些步兵,恐怕就已经全部阵亡。”杨帆脸色阴沉道。

    “鸣金收兵!”

    伴随武清儿命令传达下去,立即有人鸣金收兵,让继续进攻的骑兵撤退。

    武清儿清楚的知道,一旦狼骑兵损失惨重,那他们将无力对付北凉王朝的虎豹骑。

    北冻阵营这边的上官叶文,看到敌军撤退,也没有出兵追击,而是让步兵将士撤退。

    对于今天这一仗的持久战,他也没抱太多的希望,也不觉得大庆王朝的人会跟他来一场激烈的交战。

    ………

    未出军营,也没去观战的张若晨,听到上官叶文他们凯旋归来,心中也没多大意外。

    上官叶文早就告诉过他,今天的这一战,短时间内将结束,而且胜者是他们这一方。

    军帐内,坐在炉火一旁的张若晨,正在利用负面能量提升他肉身的力量。

    至于刘天,则被北凉战士拉去教他们双刀流,独留下飞白跟随张若晨身边。

    许久,缓慢的睁开双眼,张若晨自言自语道“肉身的力量已经难以提升,看来我周围的负面能量已经被消耗的差不多。”

    虽说天地间的负面能量用之不尽,但一旦某个地区的负面能量缺失过多,就必须要一定的时间补充。

    他周围的负面能量被他吸收提升修为,提升肉身的力量,已经差不多快被耗尽。

    如果他想继续提升修为跟肉身力量,就必须得换一个地方重新吸收负面能量。

    不过他不急于提升修为,没必要选择离开这个地方换一个地方。

    “铛!”

    拿起一旁的干柴,丢入即将熄灭的火中,他缓慢从地上站起,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来到帐外,他便看到站岗的铁元跟刘华正在撸飞白,不,应该说不是在撸,而是将自己冰冷的双手放在飞白的身上取暖。

    刚才站岗的两人,看到睡在一旁的飞白散发雄厚的热量,于是便好奇的伸手去摸,结果就感觉双手瞬间暖和许多。

    对于两人在自己身上取暖,飞白也没有去阻止,毕竟他们两个可没少给它好东西吃。

    在飞白他们的一旁,同样还有十只成年的白银狼,它们一同趴在雪地上。

    看到张若晨的出现,两人立即站直身板,双手抱拳,异口同声道“参见殿下!”

    “嗯!”

    轻轻的点了点头,他脸色疑惑道“你们两个怎么把手放在飞白的身上?难道它的身上可以取暖不可?”

    两人互相对视一眼,铁元露出耿耿的笑容道“回殿下的话,飞白身上很暖和,双手冻僵的我们就把手放在它身上取暖。”

    将本架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笔趣阁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https://www.bqg360.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