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殿下的话,末将口中的老头子是末将的师父!只不过末将叫着叫着就慢慢的习惯这样称呼他。”上官叶云带着某种怀念道。

    世人只知道他是绝无仅有,家家户户知晓的十大名将之一,但却不知他有一个师父。

    世人只知道他足智多谋,手中方天画戟横扫四方,几乎无人能敌,但却很少人知道他有一个恩师。

    他是个孤儿,一个父母双亡,家族遗弃,四处乞讨为生的孤儿。

    但在他三岁那一年大雪的冬天,昏倒在雪地中的他被一双温暖的双手抱起。

    当他醒过来时,他刚好睡在一个十分温暖舒适的被窝中……

    嘶!

    “嗯?没想到大名鼎鼎的上官将军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师父?看来你上官将军隐藏的挺深的嘛!”张若晨面色一惊,内心十分震撼。

    “殿下说笑了,末将其实很想告诉世人末将有一个十分了不得的师父,可世人却总以为末将无师自通。”上官叶云苦笑道。

    他有师父的事,其实他早就告诉很多人!

    可人们却往往因为他过于强盛,而直接忽略他的师父,否认他师父的存在。

    内心一直认为他是无师自通。

    为了这事,他可没少跟几个好友争来争去,可那几个王八蛋偏偏认为他无师自通。

    一想到和他们聚到一起,他们就会夸赞自己无师自通,永远是那么的牛逼,他心中就来气。

    “哦!那上官将军,你可否简单的跟我介绍一下你的师父吗?”

    见上官叶云迟疑,张若晨紧接着说道“如果上官将军有什么难言之隐,上官将军不说也没关系。”

    虽然他很好奇上官叶文的师父是什么样的人,为何能够培养出如此优秀的军事人才?

    但要是对方有难言之隐,那自己绝不能强求对方告诉自己,他的师父到底是什么人。

    上官叶云微微地摇了摇头,轻声道“这倒不是!只是末将希望殿下不要嫌弃末将的师父。”

    “上官将军请放心,我既然想听关于你师父的事,自然不会嫌弃上官将军的师父是什么样的人。”

    “既然殿下不嫌弃,那末将就简单介绍一下末将的师父。”

    “嗯!”

    ………

    听着上官叶文的讲述,张若晨心中充满震撼!没想到他的师父居然是曾经十大名将排行第一的杨天云。

    后来因为种种原因,他的师父退出名将舞台,新任的名将开始上位,他的名字也被淡忘。

    当初流浪,不幸饿昏倒在雪地中的上官叶文,被他的师父杨天云所救。

    在师父杨天云那里学成有就,他便告别师父回到家乡北凉王朝,并参军成为一名将士……

    再到后来,他在当兵的路上,一路高歌起舞,百战百胜,所向披靡,成就一代名将!

    可以说,没有恩师的教导,他上官叶云就没有今天的成就。

    自学成才的人有,可他们在无形之中也会降低自己的身份,向他人请教。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能培养出上官将军如此厉害的武将,看来上官将军的师父不是一般的厉害!”张若晨感叹道。

    上官叶云也是微微一笑。

    笑谁笑,但他已经有很多年没见过他师父了,此时内心甚是怀念。

    他更是几次三番前往师父曾经的驻地看望他,可看到房子却依旧空空如云,师父也从没回来过。

    “对了上官将军,你刚才是不是说了那个红甲女将跟你师父有联系?”张若晨好奇的问道。

    “嗯!”

    上官叶云轻轻的点了点头,回应道“他是我师父的另一名弟子,也是我的师妹!”

    “嗯?她是你的师妹?这怎么可能,她怎么可能会是你的师妹?”张若晨一脸懵逼道。

    “回殿下的话!末将也是通过刚才你讲述大庆王朝士卒切断我们水源的事,这才确定她是末将的师妹。”

    “就凭这一点你就确定她是你的师昧?”

    “不是!末将能确定她是末将的师妹,除了她派人切断我们水源之外,还有她身上独特又令末将熟悉的气息。”

    切断敌军水源,这是他师父一贯的做法,也是他师父常用的做法。

    而武清儿刚好用到这样的做法,企图切断自己大军的水源,然后率军进攻自己军营。

    通过武清儿想切断自己的水源,还有她身上那独特又令自己熟悉的气息,让他很快确定对方跟自己师父有联系。

    沉思了片刻,张若晨轻声道“那上官将军准备用什么办法对付她?”

    惨烈的战场上,敌我双方的对手,可不讲同门情分。

    更不能将师门之情带入其中。

    一旦把师门之情牵扯入其中,那他已经彻底输给对手一半。

    “自然以对着对手的方法对她!”上官叶文冷面无情道。

    虽然他跟武清儿同门师兄妹,但她不应该带兵来攻打北凉王朝,更不应该与他对立。

    带兵来打北凉王朝,践踏北凉战士的生命,那就是在跟他作对。

    哪怕是有恩于他的师父,他也绝不允许他们危害自己国家子民的性命。

    ………

    昂——!

    咚!咚!咚!咚!

    三日后的清晨,两大王朝大军再次对垒,常亮的号角声响起,震耳欲聋的战鼓声传遍四周。

    风沙吹起,令战场更加的严峻!坐在战车上的上官叶文,舞动手中的令旗,出动十几万大军进攻敌军。

    得到命令,北凉战士的一万虎豹骑,加上十多万的将士离开队伍一步步走上前。

    “战!战!战!”

    同样坐在战车上的武清儿,也拿起面前的令旗,对身后的大军下达命令,让他们开拔迎击北凉将士。

    身穿淡蓝色战甲,面色冰冷坐在战车上等杨帆,看到张若晨参战,也坐上他的坐骑烈焰黑熊随同队伍一同进攻。

    战场上,年轻一辈,能与他交战不惧下风,且越战越勇,只有张若晨一个人。

    这样的人加入到战斗,那他要是不加入,简直就是在让人看不起。

    “杀啊!”

    “杀啊!”

    瞬间,两路大军在各自将领的带领下,相互碰撞到一起!

    砰!砰!砰!砰!

    率先碰撞的是双方的骑兵,其次是拿着圆盾的步兵!

    双方强大的步兵,凭借魁梧的身躯,利用手中盾牌做护盾,瞬间将自己对手撞飞。

    紧接着双方将士手中各自兵刃交接到一起,互相之间斩杀敌眼前的敌人!

    将本架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笔趣阁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https://www.bqg360.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