眨眼睛,半个月时间悠悠而去!

    如今正直四月中旬,鲜花盛开的鼎盛时期,花儿散发的一股股花香弥漫虚空,让道路一阵阵清新无比!

    通过传送阵的传送,张若晨他们虽然减少一半路程,但依旧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根据计算,在不通过传送阵的情况下,想要从南城走到边关的苏州城,最起码需要三年的时间。

    这还是日夜不停,作息时间短暂,快马加鞭的行走。

    要是以正常人的速度,那最起码要十几年,甚至几十年之久。

    可如果通过传送阵传送,那样不仅可以缩短距离,而且还大大的有利于立即前往边关。

    不过从南城传送出一定距离,张若晨他们只能选择步行前进一个月,随后去往下一站的传送阵……

    坐在自己坐骑一只面色凶狠,体格强壮,高达一米六,浑身银色白毛的白银狼背上的张若晨,轻声道:“上官将军,距离下一站传送阵还需要多久?”

    “回殿下的话,依照现在的行军速度,再加上今天晚上不休息的话,明天清晨我们便可到达下一站传送阵。”

    “到达下一站传送阵,我们是不是直接被传送前往边关苏州城。”

    “不是!我们只能通过下一站传送阵传送到兰州郡通的幽城,到达通幽城后,我们还要走十天路程才能到达边关的苏州城。”

    不在边关苏州城建立传送阵,主要是为了防止有敌人通过传送阵传送到北凉王朝核心地域。

    北凉城到达通幽城的路段中,一共还有两座城池树立。

    两座城池的规模不大,但所处的位置地势险要,容守难攻。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一旦苏州城被攻破,那这两座城将会起到延缓敌军行军路线,让后方通幽城城主摧毁城池内部的传送阵,或者从后方调动军队。

    “苏州城可传来关于大庆王朝何时到达边城的消息?”

    “根据密探来报,大庆王朝的军队最多八天内可到达苏州城下。”

    “八天时间?”

    沉思了片刻,张若楠面色坚定道:“传令下去,全军加速,争取在明天早晨前到达下一站传送阵。”

    “是!”

    坐在龙马战车上的上官叶云,立即吩咐旁边的两个传令兵,让他们一前一后传达快速前进的命令。

    骑在两头凶兽赤甲雄狮上的两个传令兵,立满一前一后快速去传达命令。

    在一前一后的过程中,两人还不停的对行走的大军呐喊道。

    “大将军有令,全军加速前进!”

    “大将军有令,全军加速前进!”

    骑在自己坐骑上的张若晨,原本是可以坐战车的!

    不过尝试做了一段路程,不平的路段让他屁股与木板亲吻太多,令屁股感到疼痛的他不得不选择放弃坐。

    他感觉坐在白银狼的背上,简直就是坐在舒适的毛毯上。

    原本上官叶文也是否决他这样做的,毕竟身为皇子不坐战车难道还行走?

    但很可惜他的否决没有用,张若晨坚持要骑在自己坐骑的背上。

    他胯下的白银狼,是他在得知自己随军出征时,在皇城内部贩卖凶兽的“武市”购买的。

    当时这处在铁笼中家伙可非常的凶,看到他和刘天就猛然朝他们攻击,甚至死活不跟他签订契约。

    在刘天释放出细微的力量,这家伙立马怂的直接选择天地契约,然后像一只小狗一样乖乖选择臣服……

    至于刘天那家伙,一直都飞在天上,除非吃饭时,否则他绝不会从天上下来。

    面对无时无刻翱翔于天空的刘天,上官叶云等人也是很好奇。

    心中不解,刘天体内到底有多少灵力,为何一直使用不完。

    ………

    苏州城,面向大庆王朝,高达三十三丈,宽达十丈的南城墙上,黑压压的一片身穿黑甲将士,手中武器握紧,目光冰冷看着城外翻云覆海,随时可能淹没他们的敌军。

    苏州城守军将领江南,处在城门口城墙上,目光冰冷无情,眼球中夹有一丝丝凝重的看着城外的敌军。

    精锐部队!

    眼前在黑压压的一片大军,是这一支精锐部队!

    依照一到他手底下数十万大军的力量,根本不可能抵挡得住太长时间。

    即便苏州城坚不可摧,各种战略物资备足,可这根本不足以抵挡半个月左右。

    再加上眼前大庆王朝的将士,是一支十分精锐的部队,而带领他们的又是自己难缠的对手,冉杰。

    很快,江南看到一尊身躯魁梧之极,静静屹立不动,脊笔直,仿佛一头天龙盘踞,狰狞咆哮,身躯威武而雄壮,身穿银白战甲,头戴银色闹龙盔的中年男子。

    此时,该男子正在一步步的朝着城门口而来,没过多久,该中年男子来到苏州城五百米外。

    微微仰头,看向远处站在城墙上的江南,中年男子淡淡的说道:

    “江南,见到数年不见的老朋友,你难道就不应该打一声招呼吗?”

    “冉杰,你不好好在大庆王朝待着,吃饱没事带着数百万大军兵临我北凉王朝边关干什么?”

    面前这魁梧中年,赫然是大庆王朝大将军冉杰,他曾经的老对手。

    十年前,不知什么原因,与他对立的冉杰突然被调往后方。

    十年后,因为一场阴谋,他再次出现在前方与自己对立。

    “江南,我此次出现在这里,不用我说你应该知道!你北凉王朝将士屠杀我大庆王朝子民,身为大庆王朝大将军,我必须为他们报仇雪恨。”

    “冉杰,你老小子少在那里给我扣帽子,你们大庆王朝是什么样的人,老子比你还要清楚!为了扩张领土,你们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更何况区区几十万的人命。”

    作为与大庆王朝对立的将领,江南很清楚大庆王朝是什么样的王朝。

    大庆王朝疯狂时期,为了挑拨战事,引发两个朝廷的战争,曾直接弄死自己朝廷子民百万人。

    而这样的事情,大庆王朝的子民几乎都不知!他们只知道是别的朝廷屠杀他们边关同胞,却不知道这一切的所作所为是他们的陛下下令的。

    想想自己那些亡死,到现在尸骨未寻的一万将士,江南内心就十分愤怒。

    他们只是去巡逻,防止敌**队入侵北凉边界,并没有得罪任何人,然而他们却无辜阵亡,至今尸骨未寒。

    “江南,你特玛的也少给老子找这样的事情掩盖!我大庆王朝数十万军民在一夜之间被屠杀殆尽,是不是你们北凉王朝所为你比我心里清楚。”

    将本架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笔趣阁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https://www.bqg360.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