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前,孩子一出世,林歌便已赴约。

    她没有听靳远帆的话,早在林逾静生产前,就做足了准备。

    灵初不是要婴儿的心脏?

    那她就找来一颗心脏。

    林歌已然做好了赴死的决心,而当她再次来到这处阴森的宅子找灵初的时候,却发现事情变得不一样了。

    灵初竟然受伤了?

    这与平日里她所见的灵初很不一样,虚弱,颓废,了无生气。

    林歌盯着灵初看,一时忘了作反应。

    灵初咳嗽着慢悠悠地给自己的倒茶。

    抿了一口茶之后,看向林歌,“死了?”

    林歌回神,额头后知后觉的冒出一层细汗,将手里的盒子放到灵初面前。

    “你要的东西。”

    灵初挑眉,“这是什么?”

    显然是故意的。

    林歌抿抿嘴,随后轻笑一声:“小的死了,不然哪来的心脏?”

    灵初打开盒子,一股腥臭味冒了出来。

    他立即关上盒子,将盒子扔在一边。

    “怎么做到的?”

    这些问题林歌早就想到了,镇定地回答:“当时只有我跟产婆在房间里,产婆被我收买了,要弄死一个婴儿,并不算难事不是么?”

    灵初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看着林歌,“挖心的感觉,是不是很爽?”

    林歌攥紧了拳头,说道:“你知道我想要的是谁的命?大仇未报,何来的爽快?”

    灵初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原来是没过瘾?”

    “不过,你注定要失望了,到时候轮不到你动手,你啊,没资格。”

    “只有我,只有我才能决定他们的生死。”

    林歌胃里一阵恶心,她看着灵初变态的神情,忍不住想要干呕。

    她知道面前的这个人是个恶魔,她绝不能出一点差错。

    强迫自己忍住了。

    灵初又问:“她呢?她知道那个孽种死了,什么反应?”

    “生下孩子就晕过去了。”

    灵初一脸遗憾,“啧啧,真是可惜啊。”

    “你说她连自己的亲爷爷的生死都置之不顾,就是为了生下那个孽种,醒来的时候,发现孽种没了!”

    “哈哈哈!”

    “有趣,实在是有趣!我都有些好奇她的反应了。小歌儿,你不应该来这么早,你应该等她醒来,告诉她,孽种死了!”

    林歌面无表情,指甲却已经陷入掌心。

    “我是跟您约定好时间的。”

    林歌仍旧皱着眉头,刚才灵初说,静姐姐的亲爷爷?

    难道这就是灵初口中说的后招?

    可是据她所知,静姐姐的爷爷早就去世了。

    林歌满腹疑问,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

    只听灵初又咳嗽几声,看了一眼林歌,“你先走吧。”

    林歌满眼震惊,这就让她走了?

    她在握紧了拳头,做下决定,对灵初说:“我已经暴露了,您能不能收留我?”

    灵初迟疑片刻,笑着问:“你要留下来?”

    林歌点头。

    “好啊,那你就留下吧,正好我要离开几天,帮我把那个老头看住了!”

    林歌疑惑:“什么老头?”

    灵初笑了笑,没有回答,站了起来。

    林歌跟着他走了出去。

    走到另一处院子前,一进院门,她就看到林启山被绑在柱子上。

    林歌皱了皱眉头,这又是闹的哪一出?

    没等她反应过来,脖子就被灵初擒住了。

    只见灵初苍白的脸上,挂着一抹变态的笑容。

    “小歌儿,你很不乖呢,我这么相信你,你竟然拿一个不知道是谁的心来哄骗我。”

    “你们都太令我失望了,我决定好好惩罚你们。”

    林歌挣扎着,解释:“我没有骗你,你不信可以自己去求证!”

    灵初呵呵两声,“小歌儿,刚才我给你机会了,是你自己要留下来的,怎么办呢,你留下来,我一定要会好好招待你的。”

    “希望你别跟旁边的蠢货一样,都快死了,还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

    林歌同样被绑在另一根柱子上。

    林启山就在她对面,然而林启山垂着头,不知道是死是活。

    “咳咳咳!”

    林歌得了气儿,猛地咳嗽起来。

    就在这间隙,林启山忽然抬起头,吓得林歌的魂儿都要没了。

    “啊!”

    这哪还是林启山?

    这张脸已经被划得面目全非,有的还生了脓。

    一双眼睛先是空洞,随后是巨大的惊恐,身子开始抖动起来。

    林歌看到林启山这副样子,整个人都懵了。

    灵初仍在呵呵直笑,“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对他么?”

    林歌没有回答灵初,就开始干呕起来。

    灵初用力地捏住林歌的下巴,“你说啊,你说我为什么这么做?”

    林歌吃痛,眼泪都掉了下来,摇着头,“我不知道!”

    灵初浑身的低气压,整个人都变得阴森起来。

    “他竟然把灵止认成我?我养的狗,认错了主人,你说该不该罚?”

    林歌红着眼睛点头。

    灵初缓了口气,“还是小歌儿懂事,看在你这么懂事的份上,我就先不动你,让你像他的眼睛那样,留着到最后一把挖出来!”

    “小歌儿你既然没把我要的那颗心脏拿来,就用你的抵吧?”

    林启山此时不知道是疯了,还是怎么,开始尖叫。

    灵初嫌恶地看了一眼,甩甩袖子,离开了。

    林歌看着灵初离开,才松了一口气。

    她试着解开绳子,但是没用,灵初不知道用的什么办法,将绳子绑得特别牢。

    林歌看向林启山,“你怎么样?”

    尖叫的林启山忽然停下来,对着林歌傻笑。

    林歌拧了拧眉头,这人怕是真疯了。

    现在该怎么办?

    坐以待毙么?

    灵初要去哪儿?会不会去找静姐姐了?

    想到这,林歌急了,大喊救命。

    过了一会儿,房间门竟然从里边打开了。

    林歌心里咯噔一下,真有人!

    只见一个老人佝偻着背,拄着拐杖走了出来。

    “你是谁?”

    林歌防备地看着老人。

    老人看向她,“林岳城。”

    接着又补充一句:“林逾静的爷爷。”

    林歌瞪大了眼睛,嘴里呢喃着,“静姐姐的爷爷不是已经不在世上了吗?”

    老人家找来一把匕首,给林歌松绑。

    但老人家本来就没什么力气,割了半天,愣是割不断。

    林歌回神,对林岳城说道:“老人家,您别费功夫了,快离开这!”

    将本架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笔趣阁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https://www.bqg360.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