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 灵肉合一④她被操着醒过来

    反而是花穴上的淫-水,流淌在他的小腹上,到处都是……那样的淫-乱不堪。

    阮情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饥-渴骚浪的女人,赤裸裸的欲求不满,紧抓着男人的肉-棒不放手;而林墨白却是那样的泰然自若,要不是她手里的肉-棒还硬邦邦的挺立着,不然根本看不出他正沉浸在欲-望中。

    几次过“门”而不入之后,阮情又气又恼,红艳艳的嘴唇都嘟起来了,甚至在脑海里闪过了弃之不顾的冲动,就让她一个人饥-渴难忍,活活被欲-望折磨死好了!

    她眼神里闪过的细微神色,立刻被林墨白捕捉道。

    他噙着一抹笑,伸手过去扶着她的纤腰,动了动腰腹,帮了她一把,坚-硬如铁的肉-棒终于操进了她的小-穴里,难耐的空虚被骤然进入的饱胀感觉填满,穴口也被撑得圆圆的,紧贴着肉-棒不放。

    “啊——”阮情往后仰倒着脖颈,发出长长的呻-吟声,肉-棒都还没开始抽-插,紧紧只是这样的进入,她已经舒服地开始轻颤,嘤咛道,“阿白,好舒服……好喜欢……呜呜……好满……”

    什么戏弄,什么赌气……明明是发生在前一刻的事情,却她在被贯穿的那一瞬间,统统消失在脑海里了,剩下的全都是对眼前这个男人的依恋。

    林墨白的手从纤腰摸到了胸口,爱-抚着她身上细腻的肌肤,最后停在尤为喜欢的丰-满胸乳上。

    他一边揉捏着手中的大奶,一边说道,“我只能帮你这一回,剩下的你要自己做,知道吗?”

    为了唤回阮情的神智,也为了加强语气,林墨白在话音落下的同时,重重捏了一把她挺翘的奶头,当小樱桃一样采摘着。

    “啊……知道了……阿白……我知道了……我自己吃……自己吃……”

    阮情呜咽着应允,身体已经软成了一团水,却还是强撑着最后的力气,坐在林墨白的胯间上,轻轻地扭-动臀部,一晃一晃……一颤一颤……努力的用小-穴吃着林墨白的肉-棒。

    浅浅的起落,一下一下慢慢地磨蹭,身体里酥-麻的电流窜起,仿佛每个细胞都在愉快的呼吸。

    但是——

    不够……太漫了……也太浅了……

    被抽-插到的永远都只是穴口的位置上,更里面的内壁,深-入在其中的花心,那全都是被林墨白大开大合的肏干给狠狠满足过的地方,又怎么会因为这样一点点的甜头餍足。

    “啊……啊……呜呜……阿白……呜呜……”

    可是她实在没有力气去做到这一切,只能继续欲求不满的呻-吟着,以及用娇媚勾-引的眼神看着林墨白,比任何的言语都要有用的多。

    这样的抽-插不仅是对阮情的折磨,也是对林墨白的折磨。

    他的怀里是一个活色生香的女人,全身白-皙的肤色在阳光下显得皎洁而神圣,仿佛是在她的肌肤上镀了一层柔光,宛若天使一般。

    更别说,肌肤厮磨的大-腿,包裹着肉-棒的花穴,还有随着身体摆动一起摇晃的雪白大奶,从腰间到胸-前,是完美的s形曲线。

    阮情此刻就像是天使和恶魔的结合体,就是专门来勾-引他的!让他疯狂失控!

    “老公,求你了……”

    一夕之间,林墨白眼底的最后一抹清明被浓重的欲-望所笼罩,顿时迸发出凶猛如野兽的光芒,健壮的腰腹重重往上一挺,竟然有种要把阮情给撞飞的错觉。

    她浑身一轻,都来不及发出惊呼,又被林墨白重重地往下一拉,吃着肉-棒的花穴就这样被深深地贯穿。

    “啊……”

    这跟刚才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快感,缓缓地电流一下子变成了迅猛的闪电。

    而之后,她虚软的身体就以这种方式被林墨白完全的掌控,一下飞起,一下落下,发出响亮的肉-体拍撞声和急-促的呻-吟声,宣告着林墨白攻势的再一次来袭。

    这一切,仅仅只是一个开始,天黑都不曾落幕。

    之后的几天假期,别说是安排行程了,他们连酒店的房间门都没有走出去,连吃饭也都叫了客房服务。

    偌大的房间成了发泄淫-欲的最好场合,要不是林墨白想要解锁新的姿势,新的地点,不然阮情会被一天二十四小时的锁在床上,她的脚都不用沾一下地,连去厕所都是被林墨白抱着去的。

    当被林墨白以一种小女孩撒尿的姿势抱在马桶前,那一刻的阮情连找个地缝钻下去的心情都有了,奈何全身上下虚软的连脚趾头都没力气动一下,只能闭着眼睛先解决生理需求。

    在回到床上的时候,阮情拉着鼻子把自己从头到脚的藏了起来。

    林墨白从她身后紧贴上来,抱住虾米状的她。竟从后面又……

    那蒙起来的被子,恰好也蒙住了她的抗议和呻-吟,将淫靡全都闷在了小小的空间里。

    林墨白掀开被子钻了进去,在黑暗中,深深地吻住她的唇,而欲-望还在无休无止的翻腾。

    直到假期的最后一个下午,阮情终于在林墨白的搀扶下,晃晃悠悠的走出了酒店房间。

    跟来时一样,离开时,她也在车上整整睡了一路,林,墨白忙着开车,没时间骚扰她,终于可以睡得踏踏实实,安安心心,不用担心她被操着醒过来。

    到达住处,下车的时候,林墨白注意到阮情的脸色有些不自然的苍白,连嘴唇也不再粉嫩。

    他对此忧心忡忡,虽没说出口,却在眼底浮现一抹懊悔。

    “别担心,我只是晕车而已,睡一觉会好的。”阮情努力着笑着,冲着林墨白安慰道。

    林墨白摸了摸她的嘴角,开口道,“别逞强,觉得难受就不要笑。”

    阮情垮下了嘴角,皱着眉心,露出真实的痛苦表情,呻-吟道,“阿白,我头痛,你帮揉揉。”

    142真相大白倒计时

    142真相大白倒计时

    144真相大白倒计时

    阿白,我好痛……

    六年前没有机会喊出来的话,阮情这次找了个名正言顺的理由,轻轻松松地说出了口。

    林墨白指腹放在阮情的太阳穴上,轻轻地按压打着圈,问道,“这样觉得舒服些了吗?还有哪里难受?”

    “都难受,全身上下都难受。阿白,我要你抱抱才会好。”阮情撒着娇,轻声说道。

    林墨白在这个时候完全纵容她的得寸进尺,将人抱进了怀里,一边按着她的太阳穴,一边轻抚着后背,想要驱走她身上的疼痛。

    阮情闻着林墨白身上的气味,咕哝道,“阿白,车上都是汽油味,熏死我了,还是你身上的气味最好闻,最清爽了。你抱着我躺一会儿……我就睡一会儿……等我醒了,还想吃宵夜……要吃好多好多……”

    阮情哪怕浑身疼痛,却还是不忍心林墨白担心她,故意说着一些看似是真的,又轻松的话语。

    但是她没能支撑柱多久,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含糊不清,也慢慢地消失。

    真是个……傻女孩。

    这一天晚上阮情根本没醒过来,更没吃到她想要的宵夜,就连第二天早上林墨白去上班的时候,她还在迷迷糊糊的睡着。

    “我要去上班了,你一个人在家可以吗?”林墨白轻轻叫醒她,要不是见她脸色基本恢复了正常,不然他根本不想离开。

    “嗯,你一路小心。”阮情迷迷糊糊的先应了一句,慢慢清醒了些后,又突然想到什么,在林墨白手心上轻轻摩挲了一下说道,“阿白,我又请假不能去上班了,是不是会被公司开出啊。”

    她有些舍不得,虽然去应聘的时候是别有目的,但是为了这个岗位,她也是真的努力过的。

    “我是老板,除了我,没有人能开除你,你想什么时候去上班就什么时候去,想休息多久就休息多久。”林墨白说道,回握着阮情的手指,也学着她的动作轻轻摩挲安抚。

    “听起来好厉害啊。老板大人,那我可以申请换一个岗位吗?”

    “你想做什么?”

    “做……做你的秘书呀。”阮情仰头看着站在床边的林墨白,清澈的瞳孔里闪着光。

    她从一开始应聘的就是林墨白的秘书,只是那个时候有人没看上她,才把她塞到了楼下的其他部门。

    “好,就让你做我的秘书,这个岗位我会一直给你留着。”林墨白宛若色令智昏的昏君,有求必应。

    “真的?”阮情有些喜出望外。

    “真的,而且永远只给你一个人。”林墨白允诺。

    “老板,我一定会早点恢复,然后跟你一起去上班的。”

    两人温存了一番后,见阮情的精神不错,又叮嘱了继续,林墨白才勉强放心出门。

    可是等关门声一传来,阮情的笑容一扫而光,皱紧着眉心,紧抓着头发,疼痛难忍……

    之后连着一段时间里,阮情的身体一直出现循环往复的症状,一下子健康的跟没事人一样,有时候却会睡不醒,就算是叫醒了,没清醒几分钟又会沉沉的睡过去。

    而且阮情会时不时的流露出头疼的神情,全都是背着林墨白的时候,却还是会被他发现一两次。

    被他发现的时候,阮情说她是睡得太多了,一直躺着没动,才会头痛。

    这完全是自相矛盾的解释,她却还试图让林墨白相信。

    林墨白不动声色,但是在心中恐慌紧张,每每想到,都会让他这样一个大男人背后发凉。

    因为……太像了……实在是太像了。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跟六年前阮情突然消失之前发生的实在是太像了。

    六年前的那个时候,阮情突然得了一场感冒,大致好了八九分,还有一点咳嗽而已,眼瞅着就要快好了,可是病情开始反复。

    她总是时好时坏,一下子像治愈了,一下子又像是复发了。

    当时林墨白以为是天气太冷,感冒这种病有时候就是好不全的,等天气回暖后说不定就能痊愈了。

    然而他没有等到阮情痊愈的那一天。

    他已经经历过一次,那样撕心裂肺的疼痛,他不想再经历一次了。

    他之前能等六年,可再也等不起第二个六年,第三个六年了。

    坐在办公室里的林墨白再一次走神,甚至是坐立不安,当下决定回家,无论今天阮情答不答应,他都要带着她去医院,先做个全身检查,弄个清清楚楚再说。

    一阵风驰电掣,林墨白赶到了家里,刚推开门,立刻听到了阮情的声音,是他最熟悉的又轻又柔,带着一点撒娇的语气。

    “你别催我,我知道了,又不是什么大毛病,就只是头痛而已——”

    她真的头痛……

    “诶亚,你别吼得那么大声,我耳朵都快聋了。真的只是一点点,就一点点而已,我自己能……你别激动,也别过来,不准过来听到没有!要是被阿白知道了,那就不好了。”

    她有事情瞒着他……

    “我们才刚复合,我还没决定好……阿亦,求你了,我自己的事情让我自己来解决,你别插手。”

    阿亦……又是哪个男人,能让阮情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话。

    “我知道~阿亦你别再啰嗦了,听得我耳朵都快长茧了……好了好了,我知道你是在担心我,是爱我,我也爱你,到了时间我会去复诊的——”

    重重地脚步落在玄关的地板上,发出闷闷地脚步声。

    专心讲着电话,完全没注意到房门打开的阮情一愣,缓缓地转过身去,看到了一脸黑沉沉站在那里的林墨白。

    “阿白,你下……下班了吗?怎么这么……早……”

    她被吓得吸了一口凉气,心口有那么一下停止跳动,回神过来后,立刻慌慌张张的把手机藏在了身后,并立刻切断通话。

    林墨白看着她做贼心虚的反应,不假辞色的冷声道,“跟你打电话的人是谁?”

    143在打算不声不响的不告而别!

    “跟你打电话的人是谁?”

    “你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能让你这么容易说出爱的男人,不介绍给我认识吗?”

    林墨白每往前一步,便冷声质问一句,每一个字,每一个冰冷的音调,全都如狂风暴雨一样落在阮情的脸上,冰冷无比,让她慌乱不已,心口阵阵发疼。

    她张了张嘴,试图说些什么,然而嘴唇颤抖着,连一个简单的音节都发布出来。

    林墨白此时此刻,根本不想听她的任何辩解,也完全听不进去。

    他的双眼已经被愤怒和背叛给充斥,六年前知道真相的那一天,跟眼前重叠着,时间和空间完全的错乱。

    那个时候站在林墨白面前的人是秦风,他能无所顾忌地猛挥拳头过去,可是他眼前的女人,这样纤弱这样无助,别说是动手了他连碰一下都舍不得。

    他的心里……无论发生任何事情都无法改变的爱着她。

    这样的爱,成了更深的伤痛,这样的伤痛最后只能化作沉重的愤怒。

    林墨白走到了阮情的跟前,怒不可遏的低吼出了压-在心底里六年的话。

    “阮情,你什么事情都瞒着我,不愿意跟我说一句真话,六年前如此,六年后也是如此,你是不是又在打算不声不响的不告而别!把我当做玩物,被你玩弄在掌心里,就这么高兴吗?你到底有没有真的!爱!过!我!”

    “阿白……”阮情眼眶一颤,泪水盈盈的几乎要掉落,但是现在并不是哭泣的时候,她逼着自己强忍住眼泪,也逼着自己冷静,“阿白,你听我说,我不是故意要瞒着你,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我都可以告诉你……阿白……”

    林墨白看着她的泪水,她的紧张,她慌张无措的神情……却不知道该信几分,这一次他所听到的,会不会又是一个谎言。

    愤怒的火焰仿佛燃烧殆尽了他全部的力气,甚至包括勇气。

    他给了她机会,甚至对六年前的事情不催促,不质问,不追究,只是希望阮情能够真的敞开心扉,心甘情愿的跟他说起这件事情。

    哪怕可能要一年,两年,甚至是十年……他都愿意等着。

    可是她对他只字不提,却能对电话那头的男人侃侃而谈,有着属于他们两人的秘密,撒娇一样说着爱他……那么,他呢,又算什么。

    林墨白垂在身侧的手松开又握紧,握紧又松开,到最后他开口的,却只是一句。

    “阮情,太晚了。”

    阮情有那么一秒钟的眼前黑暗一片,仿佛她正站在县衙边上,随时有掉下的可能。

    她要是真掉下去了,便是万丈深渊,粉身碎骨,后背止不住的发凉着。

    她知道接下来的每一步都决不能走错。

    “阿白,你先坐下来,你想知道的一切我现在就说给你听。”阮情拉着林墨白的手,小心翼翼地注视着,急忙说道,“六年前,我会突然的离开是因为——”

    “都这样了,还有说清楚的必要吗?”

    一道不属于阮情,也不属于林墨白的男性嗓音突然出现,冷冷地打断了阮情即将脱口而出的话。

    紧接着,那人借着林墨白在震惊中没有关起来的房门走了进来。

    是他——

    林墨白一个眼神扫过去,立刻认出了对方的身份,哪怕他们之间从没有打过照面。

    六年前,那个出现在阮情家楼下,跟她举止亲密的少年。

    六年后,在他家楼下开车接走阮情的……男人!

    正是阮云亦。

    “你怎么来了!我不是说了让你不要来。”阮情一看到阮云亦的出现更加头痛,这家伙的到来绝对会再一次的点燃林墨白的怒火,说不定更不愿意听她的解释,她急地跳脚。

    林墨白看得一阵皱眉,阮情这样紧张的反应在他眼中成了心虚的最好证据,要是她和这个男人之间没有不可告人的关系,又为什么要心虚。

    阮云亦才不管他们两人如出一辙的排斥眼神,他大步往前,一把抓住了阮情的手,不悦道,“他都没说要听,你又何必说,还一副委曲求全的样子。你跟我走,何必在这里受尽委屈!”

    阮云亦出现在这里,原本只想带着阮情去复查,却没想到撞见了最精彩的一幕。

    他见不得阮情送一点的委屈,也从始至终都不喜欢林墨白这个男人,从六年前开始就充满了敌意。

    “阿亦,你别捣乱了。”

    “就凭你,也想带走她!”

    阮情和林墨白同时开口,一个挣扎,一个阻止,两个男人的手同时都抓在了阮情的手臂上,情况乱成了一团。

    “哼。”阮云亦对着林墨白冷笑,“你不是觉得阮情对不起你?又瞒着你这么多事情?还跟我有不清不楚的关系?就不想要她了,还不快放手!”

    “谁说我不要她了!你想带阮情走,做梦吧,这一辈子我都不会放手的!”林墨白对视着阮云亦的挑衅。

    两个男人面对面的对峙着,仿佛都忘记了阮情的存在。

    “我今天一定要带她走,你别想拦我,也没有资格拦我!”阮云亦虽然是医生,可是拿惯手术刀的他,在气势上却丝毫不逊色在商场上呼风唤雨的林墨白。

    “谁说我没资格了,我是她老公,没人能从我面前带走他。而你,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大放厥词。”

    “就凭我是这个笨女人的弟弟,我和她可是分不开的血缘关系,我有权利——”

    猛然间,两个怒红着眼睛,头脑发热的男人皆是一震。

    “他是你弟弟?!”林墨白错愕的转向阮情。

    “他是你老公?!”阮云亦亦是如此,而且更加暴跳如雷,又气又恼的追问,“你什么时候跟这个笨蛋男人结婚的,为什么没告诉我?”

    然而,下一秒,他们两人又是一阵的慌乱。

    阮情好长时间都没说话,并不是她不想阻止林墨白和阮云亦的争吵,而是她实在没这个力气,头痛欲裂的她此时已经血色全无,要不是被他们两人紧抓着,几乎站都站不住。

    “阿亦,好疼……”

    阮情面色苍白,摇摇晃晃,身体无力的往一边倾倒,最后落进了阮云亦的胸前……

    144真相大白①

    144真相大白①

    阿亦……

    好疼……

    她最后选择依靠的人竟然是这个叫做“阿亦”的男人!

    林墨白眼睁睁的看着阮情瘫软在阮云亦的身前,哪怕先前的谈话已经说明了这个男人的身份,他是阮情的弟弟,但是那种挫败和疼痛依旧在撕裂着他的心口。

    在这一刻,林墨白仿佛失去了全世界,连他一直以来紧抓着阮情的手,也在轻轻颤抖。

    “卧槽!你这个笨女人可千万别再吓我了!”

    阮云亦也是一样的慌乱,甚至爆了脏口,所幸并没有到林墨白这样的境地,而且他还保持着一个医生的冷静。

    他先检查了阮情的大概情况,暂时并不是很严重,稍稍松了一口气后对着林墨白吼道,“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开车,送她去医院!”

    响亮的吼声,让林墨白的耳膜震了震,也让他在混乱中镇定下来。

    无论是前程往事,还是跟这个男人的纠葛,这一切加在一起都没有阮情来的重要。

    在最初的慌乱之后,紧接着的一切稳中有序,林墨白和阮云亦相互配合,倒是如同行云流水一样进行的很顺利。

    林墨白负责开门按电梯领路,阮云亦负责抱着阮情。

    在电梯里,两个人一样心急如焚的看着不断跳跃的数字,阮云亦把车钥匙扔给林墨白。

    他说道,“我的车就停在大楼外面,比去地下停车场要快。”

    林墨白接下,没在这个时候争什么男人的面子。

    电梯一到达一楼,两人的身影一同冲了出去,林墨白坐上驾驶座发动引擎,阮云亦将阮情平躺在后座,拿出了急救设备,先让阮情吸氧。

    这边林墨白控制着方向盘,风驰电掣的冲了出去;另一边后座的阮云亦给了他一个医院的名称,紧接着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林墨白全程高速开着车,却还是分了一些注意里在后座的两人身上,他眼尾的余光凝视在阮情失去血色的脸庞上,抓着方向盘的手指用力捏紧着,手背上青筋凸起,用力地仿佛要将手里的东西捏碎。

    “……她突然晕过去了,生命体征正常,但是没醒过来……上周是她的复查时间……是,是,是的,她在六年前做了一次手术……有出现头痛的症状,按她的说法不是很严重,偶尔出现……陈教授,麻烦你了……”

    那样嚣张的阮云亦用谦卑而又尊敬的语气说了最后那句话,因而显得更加的沉重。

    与此同时。

    六年前……手术……这样的字眼第一次进入林墨白的脑海,已经逐渐冷静下来,恢复了理智的他,心里浮现了事情大致的脉络。

    包括阮情想要跟他解释,他在暴怒中连听都不愿意听的话。

    他也终于明白了,阮情最近为什么总是喜欢靠在怀里,用小声的、软软的语调说着“阿白,我好疼……”

    隐藏在其中的,是她六年前货真价实的疼痛。

    而那个时候,他浑然不知,不在她的身边,还在六年间怨恨着她!

    白色的车辆,宛若闪电一般飞快地穿行。

    病房外,林墨白和阮云亦一人一边的站着,两人的面色都不是很好,甚至周身还充斥着一股剑拔弩张的气氛,然而两人又如出一辙的紧盯着关起来的病房门。

    一个小时前,他们到达了医院,阮情被放在病床上,推着去做了各种各样的检查。

    半个小时前,阮情被推进了病房里,同行的还有几个医生护士。

    阮云亦想跟着进去,毕竟他也是医生,可是被一个叫做陈教授的老医生给阻止,警告她别在这个时候添乱,砰地一下关上了门,全都拒之门外。

    时间,度秒如年一样的难熬,仿佛有沉重的钟摆在耳边发出滴答滴答的响声。

    “她为什么要做手术?”林墨白的声音突然地想起,清冷平静的语调也藏不住他的紧绷和沉重,黑眸一直看着前方,然而问题是朝着阮云亦丢过去的。

    阮云亦如同他说的一样,六年前不喜欢林墨白,六年后一样不喜欢,然而今天的这场混乱,阮情的突然晕厥,他或许也要负上一部分责任。

    阮云亦深吸一口气,将过往的事情娓娓道来,“她的脑部有肿瘤,从小就有。”

    阮情被检查出得了肿瘤的时候才六岁,她在幼稚园里突然晕倒,被送往了医院,做了一系列缜密的检查。

    “肿瘤位于脑部神经之中,位置很特殊,手术的风险很高,而且她那个时候年龄太小,医生不建议进行手术……”

    从那以后,阮云亦多了一个“脆弱”的姐姐,父母总是耳提面命的跟他讲着,一定要保护好姐姐,不要让她受到一点伤害。

    自那之后,他这个弟弟,更像是哥哥。

    “那个笨蛋是一个很幸运的人,连医生都这么说。因为在那之后十几年里,她脑袋里的肿瘤停止生长,一直维持着原先的大小,因此没有压迫到其他的神经。”

    这或许是一个不定时炸弹,但是只要时间没到,阮情就可以像健康人一样的生活。

    但是这一份幸运,在阮情高三那年戛然而止——

    “她高三那年,检测结果显示停止生长的肿瘤突然开始变大,一开始是压迫到了她的体感神经,会产生一些肢体不平衡的状况,而后越来越严重,随时都有着肿瘤爆裂,面临死亡的危险。”

    林墨白听到这里,突然的一怔,记忆在他脑海里跳动着。

    【哈哈哈哈,阮情那个迷糊蛋又摔倒了,每次八百米测验,她一定会摔跤。我等了这么久,就是为了看这一幕……】

    秦风曾经的玩笑话,没想到却在背后藏着这么一个天大的秘密。

    阮情的身边无时无刻都跟着死神,笼罩着死亡的危险,一般人在这种情况下都会愁云密布,抑郁成疾,然而林墨白记忆中的阮情,她永远都带着笑容,带着灿烂而又温暖的阳光。

    她是如何承受住这一切的……

    林墨白双手紧握成全,只是想象,都觉得是那样的沉重。

    ——

    這個伏筆真的藏了好久好久!終於說出來啦。

    苯彣首發玗ΓΘǔ╃shu╃Щǔ(肉書楃).χ╃y╃z qǔ掉╃號

    --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笔趣阁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https://www.bqg360.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