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都不记得了吗?”乔桥不甘心地追问,她从资料夹里翻出一张打印好的照片,“你们是同期生啊,你看,最左边的那个就是他。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不记得。”亓风脸色已经很不好看了,“同期的人那么多,我怎么可能都记住。抱歉,我还有事要忙,恕不奉陪。”

    乔桥不好挽留他,只能眼睁睁看着亓风离开。

    但她看得出,亓风是认识景闻的。

    当听到景闻的名字时,他那诧异表情是真实不作伪的,而且看她拿出照片,亓风的视线也下意识地落在了景闻身上,如果像他说的完全忘记了景闻是谁,又怎么会精准地从一群人的合影中找到他呢?

    可亓风为什么要谎称不认识景闻?难道两人有什么过节吗?

    乔桥想了半天没明白,无奈之下只好去问梁季泽。

    男人听完后倒是很快就给出了答案:“你把娱乐圈想得太简单了。”

    见乔桥一脸迷茫,梁季泽轻描淡写道:“这里人踩人尚嫌不够,为什么要帮别人牵线?”

    “可、可我只是问他认不认识景闻。”

    “有人记得他,他就有可能红。”梁季泽笑容残忍,“这个圈子里,最怕的就是被人遗忘。”

    乔桥郁闷道:“那我白来这一趟了,反正怎么说亓风都不会告诉我。”

    梁季泽一哂:“不,交涉需要技巧。你若是跟亓风说是景闻向你推荐了他,他绝不会装作不认识景闻。”

    乔桥‘啊’了一声,懊恼地捧住脸:“我怎么就没想到!”

    “不过,你还真敢接这种任务啊。”梁季泽走到乔桥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那场选秀,我也知道一点,失败的后果你清楚吗?”

    乔桥点点头,看着他:“你也要劝我退出吗?”

    男人轻笑一声:“当然不,我很想看你这张小脸上挂满泪水的样子,不要剥夺我的乐趣。”

    乔桥:“……”

    说实话,宋祁言怎么劝她她都没想过放弃,但梁季泽这么一说,她头一次产生了‘要不别干了吧’的想法。

    “不管怎么说,今天谢谢你了。”乔桥拿过包站起来,“我回去了。”

    腰部一紧,她落入一个有着醇厚烟草味道的怀抱。

    “我帮了你这么大一个忙,只说谢谢就够了吗?”

    乔桥愤怒回头:“你只不过打了个电话!有占用你一分钟的时间吗?”

    梁季泽挑眉:“这个电话的分量可是很重的。”

    “亓风什么也没告诉我!”

    “那是你谈判技巧不行,白白浪费了我给你争取来的机会。”

    “你——”乔桥词穷,偏偏梁季泽说话还很有逻辑性,让她一点辩驳的余地都没有。

    “好吧好吧!”乔桥恼怒地扔下包,动手开始解自己的外套,“快一点,我还要回公司!”

    然而直到她把自己脱得精光,对面的某人依然是悠闲观赏的姿态。

    乔桥:“……你该不会还想让我给你脱吧?”

    梁季泽笑笑:“你好像误会了,我并不想要这样的‘感谢’。”

    “哈???”

    梁季泽耸肩:“这可是在公司,随时可能有人进来,我身为公众人物要爱惜羽毛。”

    乔桥听完差点吐血,她迅速捡起地上的衣服套在身上,恼羞成怒道:“你怎么不早说!”

    “有免费的裸体看,哪个男人会拒绝?”

    我他妈裂开!

    乔桥仓促穿好衣服,狠狠瞪了梁季泽一眼:“你现在跟我要报酬我也不会给了。”

    她皮笑肉不笑:“我还该跟你要精神损失费呢。”

    梁季泽突然想到什么:“刚才我好像看到有人说‘只要能跟李甫江见一面,怎么都行’。”

    乔桥像被踩了尾巴似的蹦起来,张口结舌:“你你你你!你怎么会知道!!!”

    梁季泽很无辜:“你手机一直放在桌上。”

    “放在桌上就可以随便看吗!你懂不懂什么叫隐私!”乔桥一想到自己在群里发的那些花痴言论就羞耻到脚趾扣地,她抓狂道:“忘掉!把你看过的东西都忘掉!”

    梁季泽压低声音:“真那么喜欢他?”

    乔桥嘴硬:“不喜欢!”

    “好吧。”梁季泽勾起嘴角,“李甫江说他想请你吃晚饭,既然你不同意,那就算了。”

    乔桥;“……”

    “等等。”乔桥深吸一口气,“他真这么说了?”

    梁季泽:“当然。”

    “我觉得这个事咱们还可以商量一下。”

    “你说不喜欢他。”

    “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

    “你不回公司了?”

    乔桥咬住下唇:“也、也没那么着急。”

    见梁季泽不说话,乔桥忍不住了,但又不想显得自己太迫切,就恶声恶气道:“喂,到底行不行啊!”

    “可以是可以。”梁季泽一笑:“但是我有条件。”

    乔桥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男人凑近她耳边,低语了几句什么,乔桥一听就炸了:“不许你污蔑世界上最好的江江!他才不会提这种、这种恶心的要求!”

    “不是他提的,是我提的。”梁季泽很坦诚,“你可以把它理解为……中介费。”

    乔桥咬牙死死瞪着梁季泽,理智告诉她应该立刻把手边的水泼到他那张无耻的脸上,但内心深处有一个声音在喁喁低语:这可能是唯一跟江江面对面的机会,错过了会是一辈子的遗憾。

    啊啊啊啊啊!

    为什么偏偏是梁季泽这个大变态演了李甫江!

    ……可是,如果不是他来演,李甫江也不会有这么大的魅力。

    大概这就是所谓的‘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吧。

    “很难抉择吗?”梁季泽坐回椅子里,他单手撑着下颌,很悠闲的样子,“那我就再送你一份赠品——景闻的资料。”

    乔桥愣了下,震惊地看着梁季泽:“你怎么会有?”

    梁季泽声音充满诱惑:“不是我有,是东赫有,但我可以帮你调出来。”

    呜!

    这个大变态真的很懂博弈心理学!

    乔桥缓缓吐出一口气:“好,我知道了,我会按你说的做。”

    男人一笑,不知从哪儿摸出一个盒子:“东西在这里面,半小时后见。”

    “……这种东西,你就随便放在这里吗?”

    “你想让我随身携带?”

    “……算了。”

    乔桥生无可恋地接过盒子,去卫生间做准备了。

    半小时后。

    乔桥一步一颤地出了卫生间,脸颊也染上了一层浓浓的绯红色,如果说半小时前的她是干净清爽的,那么现在的她就已彻底熟透并开始散发诱人的醇香。

    都、都怪梁季泽!

    乔桥咬住下唇,难为情地夹紧双腿,她不敢迈得步子太大,否则塞在她私处的那一串圆球就会接二连三地掉出来,但如果仅仅这样也就算了,偏偏梁季泽连她后面那个隐秘的入口都不肯放过,那里同样塞进了一颗特制的跳蛋,通过电极感应着乔桥的心跳,一旦心跳加速或不稳,跳蛋就会自行启动,心跳越快,振幅越大,乔桥塞进去时就吃尽了这玩意的苦头。

    他到底从哪里淘来这么多反人类的玩具!

    乔桥扶着墙壁龟爬似的小步挪动,同时目光四下搜寻,边找边暗骂:大变态去哪儿了?总不会把她弄成这样后就扔下不管了吧?

    来到两人刚才说话的沙发旁,只见桌上放了一张纸条,写着市区某餐厅的地址。

    乔桥一看那个气啊,刚要骂人,体内的跳蛋突然疯狂震颤,她无力地呻吟一声,扑倒在沙发上。

    糟、糟糕。

    忘记生气也会导致心跳加快了!快平静下来——呜呜,这玩意是不是有毒啊!怎么好像震得更厉害了?!

    乔桥一手紧紧捂着小腹,试图把那要命的颤动摁下去,另一只手虚弱地撑着沙发,大口喘息着。

    费了半天的功夫,跳蛋才渐渐安静下来,她长出一口气,下半身已经湿得没法看了,只能草草用湿巾擦了擦。

    早知道梁季泽不在,她就不老老实实都塞进去了,也不至于取都没法取……察觉到跳蛋又有启动的迹象,乔桥连忙在脑内反复默念‘南无阿弥陀佛’。

    不能想他,一想心态就要崩,心态一崩那鬼东西又要震个没完。

    终于把自己收拾得差不多,乔桥‘虚弱’地拉开门出去,万幸电梯就在不远处,乔桥直接下楼,事态紧急,她也顾不得心疼打车费了,乘出租车往梁季泽定好的餐厅去。

    又一个急刹车,司机师傅从后视镜里看到乔桥瞬间惨白的小脸,担忧道:“小姑娘,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我这儿有晕车药。”

    乔桥:“不、不用了。但是能不能麻烦你开慢点,不要急刹车了……”

    每次一刹车跳蛋都会突然启动,她快被折磨疯了!

    司机师傅连连点头:“哦,行,只要你别吐车上。”

    “……我不会吐的。”

    司机师傅将信将疑,但还是放慢了车速。

    500:闪耀的你

    终于抵达梁季泽定下的餐厅,乔桥被侍者领到一间包厢前。

    “请进,您的朋友已等候多时。”

    “好,我知道了。”

    侍者识趣地退下,乔桥没急着去推门,她知道梁季泽在打什么坏主意,她不会让他如愿的。

    深吸一口气,默念十遍无论看到什么都要保持心情平静,然后掏出手机刷了一会儿李甫江的美图,当做提前打预防针,以防贸然进去被他的颜秒杀导致心跳停止。

    就这样做了半天心理建设,自觉差不多了,乔桥才小心翼翼地推门进去。

    房间里很暗,但她还是一眼就锁定了那个正背着双手在眺望下方城市夜景的人影。

    李甫江!

    乔桥感觉到体内的跳蛋有启动迹象,连忙做了好几个深呼吸,这才慢慢关上门,把手放在灯具开关处,用尽量自然的口吻说:“怎么不开灯呢?”

    ‘啪’得一下,灯光大亮。

    李甫江回头。

    他穿着那件剧照上的黑色长风衣,表情平静而冷峻,可那一双眼睛却非常明亮。在这样的目光下,你会觉得任何有关他的肖想都是种亵渎。

    乔桥瞬间又把灯关上了。

    不妙不妙不妙。

    体内跳蛋像疯了似的大跳大震,乔桥踉跄地扶住旁边的椅背,然而深呼吸和念经都不管用,越急心脏跳得越快,终于震得她站不住了,只能虚弱地慢慢跌坐在地。

    “你怎么了?”

    耳边传来平稳的脚步声,乔桥知道李甫江要过来了。

    在外面做的那些心理建设都屁用没有,乔桥悲剧地发现她根本没法淡定地面对爱豆真人!难怪迈克尔·杰克逊的演唱会上每次都会因激动晕倒数十个粉丝,只要是付出了真心实意的喜欢,谁能在这时候保持镇定啊!

    下体传来令人脸红不已的持续震荡,尤其是肌肉收缩带动了塞在甬道内的拉珠,两种玩具像较劲似的都在她体内以不同的方式运动,跳蛋是上下震颤,拉珠则是以肌肉发力的频率在体内小幅度滑动,就好像男人的性器在做抽插运动。

    热度正在扩散,乔桥知道自己的脸一定红得吓人,如果保持这个状态,要不了多久,她就会在李甫江面前抵达高氵朝。

    “停……”她奄奄一息地比了个暂停的手势,“我投降,你赢了。”

    “你说什么?”李甫江面露困惑,他半蹲下来,“我帮你叫医生。”

    乔桥喘一口气:“我说,‘梁季泽,你赢了’!”

    房间里安静了几秒。

    “啧,我还以为你好歹能坚持半小时。”头顶传来男人略带笑意的低沉嗓音,跟李甫江的声线截然不同,更沉稳些,也更浑厚些。

    “力道那么大,鬼才遭得住……”乔桥小声嘟囔了一句。

    她缓了一会儿才试图站起来,但还没等站稳,体内原本已经沉寂下来的跳蛋突然再次疯狂震动,乔桥脚步一软,梁季泽眼疾手快地把她捞进怀里。

    梁季泽面不改色:“既然你身体不舒服,这顿饭还是我抱着你吃吧。”

    “你居然还有遥控器……”咬牙切齿。

    “当然。”男人轻轻松松地抱着她坐到餐椅中,“万一你既不肯放弃又不能稳定心跳,为防晕倒,只能由我人工干预一下了。”

    “……看你顶着我偶像的脸说这话,真是令人火大。”

    “不是我顶着他的脸。”梁季泽的手指摸上乔桥的耳廓,玩弄似的轻轻摩挲着,“是他用了我的脸,你要慢慢习惯。”

    “呸——”

    男人的吻毫无预兆地压下来,乔桥被他扯住头发,放肆地搂在怀里亲吻。

    这个吻技巧性极高,有意地引导,逗引乔桥,前面几秒乔桥还试图反抗,后面就被带进了梁季泽的节奏,七晕八素地放开牙关,唇舌都遭攻陷。梁季泽的气息中也带着一股淡淡的烟草味,下巴的一点胡渣刮得她嫩白的脸显出一道道淡红。

    两人吻了好半天才分开,一点点溢出的唾液垂落到乔桥下巴尖上,但接着被她恶狠狠地用手背擦掉了。

    乔桥刚要骂,突然察觉到什么,跳蛋这么平静?都喘成那样了不可能心率是正常的啊!

    “我暂停了。”梁季泽摸出小巧的遥控器晃了晃。

    乔桥翻个白眼:“算你有良心——啊!”

    体内震动大作,梁季泽趁她不注意居然一口气推到了最高档!

    “因为我想看你这个表情。”

    “大、大变态……呜呜……不行!停下来……再这样下去的话——”

    梁季泽轻吻她的鬓角:“会高氵朝吗?”

    这还用问吗?!

    乔桥紧咬下嘴唇,死死抵御着那要命的酥痒,更可怕的是两种玩具在她体内乱撞乱碰,牵扯着内壁的嫩肉,时不时碾压她最隐秘的敏感点,乔桥被迫使劲儿夹紧双腿,身体比大脑更贪求这可恶的快感。

    “高氵朝吧,没关系。”梁季泽收紧双臂,用饱含磁性的嗓音诱惑道,“这里没有别人,你高氵朝的样子只有我能看到……”

    没关系个鬼!

    乔桥浑身颤抖,汗水沿着她的鼻尖滴落,她死死攥着梁季泽的衣服,牙缝里出字:“才、才不要给你看!”

    “你忍不了多久的。”他的手向下探,摸到乔桥两腿之间的地方,“穿着内裤都湿成这样,真可怜。”

    他的食指有意无意地轻刮过最敏感的阴蒂部分,隔着一层内裤,人皮肤的光滑触感被更粗糙的棉布取代,一点点指甲轻挠敏感到有些红肿的嫩肉,如同一颗火星落入干燥的柴堆,乔桥猛地一挺身子,在他怀里嘤咛一声,抵达了高氵朝。

    “好孩子。”梁季泽收紧双臂,轻吻乔桥的脸颊,“你比任何美食都更可口。”

    “……你去死。”

    “吃饭吧。”梁季泽面不改色地拿过旁边的湿巾,帮乔桥擦干净两腿间溢出的体液,乔桥气得眼睛都红了,可就是没力气推开他。

    男人偏偏还侧头对她一笑:“不用谢。”

    桌上的菜都凉了,乔桥也没胃口吃,只是机械性的往嘴里填,边填边恶狠狠地瞪着梁季泽,恨不得吃得是梁季泽的肉,喝的是梁季泽的血。

    对面的人倒是毫不介怀,动作优雅地给她倒上一点红酒。

    乔桥:“景闻的资料,你什么时候给我?”

    “什么资料?”男人慢条斯理地擦了擦嘴角,“我怎么不记得有什么资料。”

    “我靠梁季泽你要不要脸……”

    “你不应该骂脏话。”他的舌尖轻轻舔过下唇,似乎在隔空品尝乔桥的味道似的,“这不是个好习惯,你不想改的话只能我帮你改了。”

    他晃晃手里的遥控器:“再说脏话我就用这个。”

    “……好,我不说脏话,但资料的事你不能赖账!”

    梁季泽挑眉:“你没完成我的要求,我怎么给你?”

    “我——”乔桥硬是把后半截问候梁季泽祖宗的话咽了回去,她气得胸口上下起伏,“我都按你的要求塞着那俩玩意儿来陪你吃饭了!你还想怎么样!”

    “我的要求是,塞着它们陪李甫江吃饭。”梁季泽笑笑,“陪我吃又没什么难度,这不能算完成。”

    要不是俩人中间隔着一张餐桌,乔桥真想把梁季泽的脸摁进汤盘里。

    “不过。”他话锋一转,“偶尔我也愿意宠一下你,当做刚才那场美丽高氵朝的回礼吧。”

    他取出手机,点开一段视频,放到乔桥面前:“这就是你要找的。”

    乔桥顾不得吐槽他说的话,迫不及待地接过,屏幕上出现一个舞台,只是不太清楚,视野还有点都抖,好像是现场观众拍摄的。等了几秒,有人开始欢呼鼓掌,一个瘦小的身影也出现在舞台上。

    是景闻!

    乔桥瞪大眼睛,这视频应该有点年头了,因为视频里的景闻看着就是个半大的少年,脸上带着一点羞涩的笑容,对台下的人挥挥手。

    音乐响起,他深吸一口气,开始唱歌。

    第一个音符蹦出来的时候,乔桥就不由自主地坐直了。她之前总听别人说什么‘开口跪’,还心说现在的粉丝太夸张了,哪有一张嘴就让人想跪下的歌喉?

    但此时此刻,她听到了。

    景闻有着与稚嫩的外表截然不同的沉稳气息,他的声音清甜明亮,如同盛夏的暴雨撞击满塘嫩荷,雨滴从翠绿荷叶上滴下的声音,他一开口,你就先麻了一半。

    直到视频放完,乔桥都没动一下,她完全被这声音迷住了。

    “他一定能红。”半晌,她才叹息似的说了这么一句。

    手机还给梁季泽,乔桥想到什么:“视频可以发我一份吗?”

    “可以。”梁季泽看到她瞬间亮了的眼睛,坏心眼地加了一句,“但要加钱。”

    “没事。”乔桥爽快点头,她突然觉得刚才还无比厌烦的某人此时看着也顺眼无比,她露出一个微笑,“我忽然好开心啊,真的,谢谢你。”

    梁季泽微微一愣,少女的脸上带着激动的红晕和发自内心的笑容,小脸亮堂堂的,像个炽热的小太阳。

    占有闪耀的东西,不过是人类的本能罢了。

    这并不代表什么。

    huщuuk.vip(yuuk.

    --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笔趣阁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https://www.bqg360.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